王国维《蝶恋花·阅尽天涯离别苦》解析和英译

阅尽天涯离别苦,不道归来,零落花如许。花底相看无一语,绿窗春与天俱暮。
待把相思灯下诉,一缕新欢,旧恨千千缕。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这首《蝶恋花 · 阅尽天涯离别苦》词为近代词人王国维所作。王国维(1877年-1927年),初名国桢,字静安,浙江海宁州(今浙江嘉兴市海宁)人 ,是中国近代学术史上的杰出国学大师。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王国维与莫氏结婚之后就离开了家乡在外奔波。光绪三十一年(1905)春末,词人回到家乡海宁,看到原本就体弱多病而久未见面的莫氏容颜更加憔悴,已不是记忆中的模样,不禁万分感伤,写下此词。词人以花喻人,上阕怜花伤春其实都是在悲己伤人,下阕追忆旧时欢娱,感慨光阴飞逝,青春老去。 词人一改前人写重逢之喜,而抒重逢之苦,使词的悲剧色彩更加浓厚 。词中的重逢其实相当于一个导线,引出的是作者自己对时光易逝、人生别离的感慨与悲戚 。

【注释】不道:不料。如许:像这样。绿窗:绿色的纱窗,指女子居所。韦庄《菩萨蛮》:“劝我早归家,绿窗人似花。” 俱暮:都接近黑天了。也有印本写成俱莫。这里的莫是暮的通假字,也与暮一样要读同部音韵。这是古人常例,例如宋代苏东坡《石钟山记》“至莫夜月明,独与迈乘小舟,至绝壁下”里“一文中的莫”也为“暮”之通假字。通假字是中国古书的用字现象之一,“通假”就是“通用、借代”。由于种种原因,书写或者印刷者没有使用本字,而临时借用读音相同或者相近的字来代替本字,其特点是“因音通假”。待把:本来准备。朱颜:青春年少的容颜。李煜《虞美人》:“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辞树:离开树木。

近代词评家陈邦炎评论王国维这首词说:“在静安眼中,人生的苦海,从时、空两方面看都是无边无际、没有尽头的。”那么,词人王国维是怎样从时间和空间两方面在这首词中一层层表达自己的内心痛苦呢?从时间角度来看,词人先写到过去天涯离别之苦,再写到刚刚重逢时的黯然神伤,再写到相见之后“无一语”直到黄昏的无奈,再写到晚上灯下倾诉时一缕新欢和无穷旧恨的对比,最后写到第二天早上起来看到镜子里头的朱颜之改变,一层层表现了词人内心的痛苦和感叹。从空间角度来看,词人先写到了让人怅恨的天涯远处,再写到归家之后地上的花朵零落,再写到绿窗前与渐暗的天色一同消逝的暮春,再写到近处灯下对相思的倾诉,最后写到镜中衰退的红颜和窗外树下凋零的花朵,一层层渲染了词人眼里的凄清悲凉的艺术境界。

【白话译文】我以为已参透天涯离别的痛苦,想不到归来时百花如此零落的情景,却依然让我看不下去。整个白天我们都千头万绪噎满胸间在花树下相对无言,直到绿窗前的暮春与黄昏渐暗的天色一同消逝。

我本准备在萤萤夜灯下把相思细细诉尽,可每一点点心里新涌起的欢娱,都勾起了无数的旧恨。这人间所有美好的东西都难长留,就好比早起从梳妆镜子里看到的那衰退的红颜和那树底下飘零满地的落花。

“阅尽天涯离别苦”这个开头句不容易被翻译成英文,因为中文里的“阅”字含有亲身经历和知悉他人体验的双重“阅历”之意。而英文里有关离别之苦最有名的金句莫过于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剧第二幕第二场里面的“Parting is such sweet sorrow. 离别是如此甜蜜的悲伤”,朱丽叶之所以把离别的悲伤描述成甜蜜是因为她期待第二天就可以与罗密欧再见,所以我相信阅尽天涯离别苦之后的王国维心里一定不会同意这样的说法。另外难被翻译的还有“一缕新欢,旧恨千千缕”这句。中文诗歌里的“一缕”指的是“一丝丝、一点点”的意思。台湾出身的美国学者涂经诒(Ching-I Tu)博士把“一缕”当成“一小段线skein”将这句诗翻译成“One skein of new joy, A thousand skeins of old regret.”,但英文里描述点滴欢喜的常用句为“a wisp of joy”。

小子不才,把这首《蝶恋花 · 阅尽天涯离别苦》词英译如下:

To the Tune of Butterflies Chasing Flowers
By WANG, Guowei (1877-1927)

Parting ten thousand miles away is not such sweat sorrow,
For I have just returned home
Only to see blossoms scattered ground like there’s no tomorrow.
Beneath the flower tree, we sat in silence all day,
Until both the evening twilight and Spring by the green window faded away.

It took more than one candle to light up my story of lovesickness,
For a wisp of new joy
Always stirred up a thousand wisps of old bitterness.
Nothing lasts long enough in realities:
Rosy cheeks are disappearing from the mirror and flowers falling from tree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