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8月 2007

平静的祷告

Karl Paul Reinhold Niebuhr卡尔 保罗 莱因霍尔德 尼布尔(1892年6月21日至1971年6月1日)是一名美国基督教神学家,以研究现代政治和外交手段的现实与基督教信仰之关系而闻名。我很喜欢他在1940年代写的一篇叫《平静的祷告》(The Serenity Prayer)的祷告文,看了一些中文翻译稿,觉得它们翻得不是很准确,所以自己试着把英文原文翻译如下:

The Serenity Prayer                                平静的祷告

By K.P.R. Niebuhr                                  作者:尼布尔

God, give me grace to accept with serenity         神啊,请赐我恩典去泰然接受
the things that cannot be changed,                 那所不能之改变
courage to change the things                       赐我勇气去改变
which should be changed,                           那所应该之改变
and the wisdom to distinguish                      更赐我智慧去明辨
the one from the other.                                         那两者孰此孰彼的分别

Living one day at a time,                          活在当下的每一天
Enjoying one moment at a time,                     享受当下的每一刻
Accepting hardship as a pathway to peace,          把困苦当作通向安宁的路
Taking, as Jesus did,                                                        如基督耶稣一样
This sinful world as it is,                                                 坦然承受这罪孽的世界
Not as I would have it,                                                    按其现实本相,而非随我所愿
Trusting that You will make all things right,          相信神,凡事您定会归正修直
If I surrender to Your will,                                            我只需单单顺从您的意志
So that I may be reasonably happy in this life,              如此,在今生我可满足欢喜
And supremely happy with You forever in the next.  将来能与神同在,永享无上幸福

Amen.                                              阿门。

《问题背后的问题》(The Question Behind the Question  by John G. Miller, 2001, Denver Press, ISBN 0-9665832-9-9)一书的作者John G. Miller 约翰米勒把尼布尔的《平静的祷告》改了一下,也很有点意思:

God, give me the serenity to accept the people I cannot change,
the courage to change the one I can,
and the wisdom to know it’s me.

愿神赐我平静,接受我不能改变的人们
愿神赐我勇气,改变我能改变的那人
更愿神赐我智慧,明嘹那人就是我自己

感受城市

  晚上睡醒过来,家里静得很,黑暗中只有一楼书房里的计算机屏幕上有亮光,在播放着用来做屏幕保护的一幕幕照片图像。

其中是我五月在澳洲悉尼照的这一幅悉尼歌剧院的照片。

去过世界各地许多城市,但其实真正让我从心里喜欢、有流连忘返之意的大都市不多。

记得有一年到上海,晚饭坐在我旁边的是上海市的一位女副市长。她对我说,上海这些年发展了不起,有更多的高楼大厦,地铁和高架公路、汽车,与世界许多城市比起来,上海更像个现代化的大都市,而这些城市更像乡下。

我心里一乐:好些年以前,好像上海人总觉得全中国除了上海人是城里人,中国其他地方的人都是乡下人,现在倒好,这骄傲的女副市长竟然要看世界上其他城市的人为乡下人了。

我默然喝了一口茶,对女副市长说:“这上海的水泡出来的茶怎么还像以前一样氯气味道这么浓?”说罢便和桌上旁边的其他的人聊起天来,一直到晚饭结束都没有和 女副市长再说一句话。在代表参加晚宴的200名全体海内外青年材料科学家致谢词的时候,我也有意没有提说要谢谢这位女副市长的光临。

现在想起这事,从以我现在一位基督徒的心态和眼光来看,我觉得自己当时对这位女副市长很过分。女副市长是有她的骄傲,但我自己也没有应有的谦卑、柔和、大度和礼貌。时过多年,我今天在上帝面前,依然真心地认罪和请求宽恕。

平心而论,中国这十几年的变化翻天覆地,包括上海,包括北京,甚至包括我那万里长征起点的家乡赣南小城,变化之大,都不得不让每一个人称赞。

但一个城市的先进程度,一个国家的现代化程度,却不应该仅仅只看有多少高楼的崛起,有多少汽车在路上。

相反的,其实应该虚心地从一些细微之处来观察思考,才能看到城市之间的差别:可以是一片蓝天和一湖碧水;可以是一杯用自来水泡出来的茶;可以是白天马路上的交通;可以是一场大雨之后街上的积水;可以是市场里菜叶上农药的残留。。。

而喜欢追求完美的我的心里,更希望在上面这些事情之外,还有这样的城市,它有独特的让我心里感到人与城市、人与天地是那么融合的那一种感觉。

所以,虽然我去过世界许多城市,但其实真正让我从心里喜欢、感受到有流连忘返之意的大都市不多,而悉尼正是这些不多城市中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