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一月 2014

我的理想

我想有一间属于自己的书房。有一张宽宽的书桌,可以有个笔架挂上粗细不等的几只湖笔,桌上有徽墨、端砚,可以摊开一整张宣纸,让我重新拾起小时的习惯,学习练毛笔字、画山水和工笔画。有一个可自由调节光强的桌灯,好让我玩印石篆刻的时候能看得清楚每一道刀笔的影子,而平时看书写字的时候则有温和的光线让人感到温馨。有一台最大的有Retina 屏幕的iMac苹果计算机,网速要快点至少不要有丝毫停顿,可以让我自由地查阅网上资讯和写上几篇文章或几本书。书架不要求有太高太大,有上一个就行,放上各种书籍,可以随意翻读。书种类不要多,也不要太杂,有几本我心中喜欢读的书,和愿意重读的书就好。最好有圣经的不同版本,包括亚兰文、希伯来文和希腊文,因为我相信原本圣经因有上帝的亲自启示而为完全无误。书桌最好能面对一个隔着宽大窗户的院子, 而桌子与窗户之间大到可以放一张躺椅。有时坐在上面,远观院子里的花木绿草,近尝旁边小茶几上的一杯清茶,可以看一会书,打一会盹。书房的名字不妨叫“淡月斋”,就宋人彭元逊《疏影·寻梅不见》“有白鸥、淡月微波,寄语逍遥容与”词语之意。

我想有一个厨房,有一套可以和正式餐馆媲美的专业炉灶设施和油烟抽风系统,还有一套完整的带有彩色插图照片的中国各地菜谱,好让我学习锻炼自己的厨艺,好让小女儿练习烘烤糕点,还有看到一家大小和朋友们来访时吃吃喝喝之喜悦的样子。

我想我最后的家居住在一个青山绿水的地方,而不是在令我感到有点惧怕的辽阔大海边或者繁华灯红酒绿的都市里。居住的地方白天有蓝天白云,晚上有月影星光,空气里有花木树草的淡淡清香,永远也不需要戴上口罩防止雾霾中的PM2.5。我想一早醒来的时候,是躺在有新洗干净味道的被窝里,怀里抱着心爱的人;我想在黄昏时分,能和爱人手拉着手在夕阳晚霞里散步;我想要长大了的孩子们偶而会回来看看,分享她们自己生活的幸福、喜悦和感受;我想要有一些老同学和朋友也是住得不是太远,我们可以有时一起聚聚,品品茶、聊聊天、打打球、唱唱歌。

我想一年里会有一些时间,可以趁着身子还行动得了的时候,带着爱人去世界各地旅行。可以选择元旦之夜到维也纳欣赏新年音乐会,三月去京都赏樱,四月到古巴瓦拉德罗海滩晒太阳,六月到巴黎塞纳河游船,八月到班芙路易斯湖看景,九月到爱琴海观海,十月到悉尼听歌剧,十二月到温哥华威斯勒滑雪。每次旅行最好不要太长,每一地三五天就很合适。因为我们看多去多之后都会知道,外面的金窝银窝,总不如自家的小窝,外面的风景再好,总难比心灵图画里那一抹温馨的阳光。

我想我的家旁边有个教堂。它不是太大,有白色的外墙、尖尖的钟楼顶上有十字架、有着哥特式的门窗。里面有个知识渊博、温文尔雅、谦逊愛人的牧师,领着大家寻找和跟随上帝基督的脚步,赞美造物主的奇迹,学习上帝的大爱。

我更想家的旁边会有一个学校,自己和其他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在这学校里当老师。学校全部只收农村里来的女生,学校不从学生和家长那里收一分钱的学费和赞助费。除了教职员自己的孩子之外,学校拒收外面城市里的官员、老板、土豪、牛人的孩子,无论他们出多少万或百万的赞助费都不收。老师免费地教,学生也免费地学,中午大家可以享受一顿简单但营养的免费午餐,我的小女儿可以高兴地天天为大家烘烤一些糕点。学校里开设一些自行设计的课程,除了实用数学、国学、历史、科学、地理、体育、音乐、美术、外文之外,也不妨有电脑、家政、理财、伦理、甚至化妆、养生、种菜、手工等等。学习的知识是什么,得的成绩高低是多少,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知道并享受一生求知进步的乐趣,更重要的是学会自尊、自爱、自立、自强、自信;学会建立自己与造物主之间、自己与他人和周围环境之间、以及自我之间的和谐的关系;学会怎样现在做一个漂亮的女生、今后做一个好妻子、好妈妈和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我想在我的世界和周围里,都是真诚和可信的:可以有抱怨,但没有欺骗;可以有争吵,但没有伤害;可以有犯错,但没有背叛;可以有差异,但没有苛求。我想生活不必拘守成法,不需特意求全,每个人的癖好、主张、个性和缺点都得到尊重和自由。

这就是我的理想,有些现在就能够被实现,有些还需再努力。

问世间情为何物

一.问世间情为何物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出自金代诗人元好问的《摸鱼儿·雁丘词》:乙丑岁赴试并州,道逢捕雁者云:“今旦获一雁,杀之矣。其脱网者悲鸣不能去,竟自投于地而死。”予因买得之,葬之汾水之上,垒石为识,号曰“雁丘”。同行者多为赋诗,予亦有《雁丘词》。旧所作无宫商,今改定之。

千古之问,如此触动人心,是因为一切的情爱关系,纵使不能生死相许,如果不能至少到一方死亡为结束,都不是真正的爱情。

真正的爱情是永恒的,而唯有死亡,人的肉身才可以达到永恒。

我羡慕我那大字不识几斗的双亲,他们同年出生、同年去世、相濡以沫、同偕到老度过人生六十二年的婚姻。他们那相依为命、慢慢变老、最后到死的情爱,虽然没有伴随着任何文章、音乐、鲜花和甜言蜜语,在我的眼里,却是无比的浪漫和真实。

二.百世修行和无数次的回眸

这佛家四大经典爱情故事中的一个,常被用来说明谁是谁的因果和谁又是谁的三生缘定:从前有个书生,和未婚妻约好在某年某月某日结婚。到那一天,未婚妻却嫁给了别人。 书生受此打击, 一病不起。家人用尽各种办法都无能为力,眼看奄奄一息。这时, 路过一游方僧人,得知情况,决定点化一下他。僧人到他床前, 从怀里摸出一面镜子叫书生看。 书生看到茫茫大海,一名遇害的女子一丝不挂地躺在海滩上。路过一人,看一眼,摇摇头,走了;又路过一人,将衣服脱下,给女尸盖上,走了;再路过一人,过去,挖个坑,小心翼翼把尸体掩埋了;疑惑间,画面切换,书生看到自己的未婚妻,洞房花烛,被她丈夫掀起盖头的瞬间;书生不明所以。僧人解释道:看到那具海滩上的女尸吗?就是你未婚妻的前世。你是第二个路过的人,曾给过他一件衣服。她今生和你相恋,只为还你一个情。但是她最终要报答一生一世的人,是最后那个把她掩埋的人,那人就是他现在的丈夫。书生大悟,唰地从床上做起,病愈。

我不信这个三生因果的缘定。在这个世上,我们曾经给予帮助的人数目多着呢!帮助的程度比舍衣、挖坑不知大多少的事也多着呢!如果这一个个的人都要用相恋和婚姻来报答,那要花掉多少个三生才能完成?更何况当初我们帮助他人的时候,又何尝不纯粹出自善心爱心,又何尝植下了想让他人用相恋和婚姻来报答的因?而如果没有这因,又何来此果,又何必来此果?

不是称“十世修来同船渡,百世修来共枕眠”吗?百世修行的辛勤,又岂是那一次性的、简单而短暂的舍衣和挖坑行动可比?或因为现在太多国人都希望走捷径,才把这句话改为“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

佛说: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人群中的一次擦身而过。那么也许要一千次的回眸,才可换来男女之间的一句甜言蜜语、一段山盟海誓?那么又还要多少次的回眸,才可换来人海茫茫中两情的相悦和成就?

于是,无数次,就只差那么一点点,错过,就是不可避免之事。于是,就为了这百世修行和无数次的回眸,我们也要在已成就中相守,不相信、也不为更廉价的一千次回眸换来的甜言蜜语和山盟海誓被打动。

因为已有的,更真实、更宝贵、更值得珍惜。更何况,上帝说,两人的结合其实不是因为回眸,而是上帝的爱的安排。

三.底线

曾以为爱的底线就是彼此之间毫不设防。所以情侣之间不需约法三章,所以两人只有共同的账户、信用卡、储蓄、基金、房产、支出;所以一切都公开、一切都分享。

曾以为最保险的密码就是两人都公开知道的密码,所以情侣之间不需要互相保密,但又可以因对方不会去检查而依然拥有各自想要的空间。

曾认为最大的有为就是无为、最高的有律就是无律。

我错了。

因为我忘记了原来只有在天国才不娶才不嫁,而上帝之所以在肉体世界里为人类设定婚姻,实际上还是把婚姻当成了律来约束我们,以免我们的肉体因为不管是物质还是精神上的欲求而走得离彼此太远。

爱的底线实际上是百分之百的相互完全委身和百分之百的相互完全信任。如此才能有有为和有律。

于是我明白,为什么生死相许的情这么不多见:因为一时半晌的委身和信任容易,但一辈子的完全委身和信任却难。

在生死相许的双飞雁之前,我们自叹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