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四月 2004

得与失

多多星期五参加了地区的四级钢琴比赛,可是和几星期前一样,又没有得到名次。多多和妈妈都很失望。去年的地区和市里的三级钢琴比赛,多多都是第一、二名,还得了奖学金。今年她甚至更努力,弹得也不错,但结果出乎意料。

知道这个消息时,我正在美国休士顿机场转机,紧急出差几天后偏遇上飞机晚点不顺,心里虽然郁闷着点滴辛苦的劳累,但同时也为这次出差祷告给我得到了基督上帝的恩典而感动。这次紧急出差是因为公司的一个项目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难题,平时我总是公司同事们认定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而不管任何危急,每每我的出马都能圆满解决问题。然而这次难题是连我自己也心中无底。我也是生平第一次为工作上的事,把自己放下,向上帝祷告。而上帝真的听了我的祷告,给我了智慧和得力了他的大能。

世俗人生的一切实际上是一个结果得失的过程,人来人往,花开花谢,有得意,又有失意。

有时候,我们自以为的对某种结果的追求后得与失的心态,其实并不是在意结果的本身,而不过是我们的不甘心或放不下罢了。有个故事:一日一个老和尚和一个小和尚出门化缘,途中遇到一美妇欲过一小溪,但美妇害怕不敢下水。老和尚在小和尚的诧异注目下抱那美妇过河。两和尚继续赶路,良久,小和尚忍不住问那老和尚:“出家人不是不能近女色吗,为何师父您要抱那女施主”。老和尚回答到:“哪个女施主?我早已将她放下了,你还抱着吗?”我们在生活中,在得与失之间的衡量,是不是常常犯和小和尚同样的拿不起又放不下的毛病?

有句老话:“如果老天爷为你关一扇门,一定会为你开一扇窗。”也有句话:“上帝给了你一种权力,同时也会收回你另一种权力。”在漫漫人生的长路中,哪样才是我们最真正想要的东西?认真地去思考后的结果是,我们常常并不一定知道。即使我们就象多多一样,明明白白知道她盼望的结果就是要在钢琴比赛中得第一名,知道我们真正想要的东西,上帝也常常不会给我们。

但是,当我们回过头去审视自己的过去,还会一直为那些曾经从我们生命旅途中擦身走过的人与物而惋惜吗?或者也还会一直为那些我们苦苦追求而最终得到了的东西庆幸感恩吗?实际上,我们常常发现,有时我们一时看来的得未必不是长久看来的失,一时的失又未必不是得,而上帝不让我们得到我们之所求的也常常有其道理。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成语出自于西汉刘安主编的《淮南子·人间训》:“夫祸福之转而相生,其变难见也。近塞上之人,有善术者,马无故亡而入胡,人皆吊之。其父曰:‘此何遽不为福乎?’居数月,其马将骏马而归,人皆贺之。其父曰:‘此何遽不为祸乎?’家富良马,其子好骑,堕而折其髀,人皆吊之。其父曰:‘此何遽不为福乎?’居一年,胡人大入塞,丁壮者引弦而战,近塞之人,死者十九,此独以跛之故,父子相保。故福之为祸,祸之为福,化不可极,深不可测也。”许多人只知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道理,读完《淮南子·人间训》之后才知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之后又是“塞翁得马,焉知非祸”。一件事情是福是祸,是得是失,往往不是表象可以判定的。人生中的很多事情,冥冥中自有神的安排。

《野地的花》是许多我很喜爱唱的赞美诗中的一首,“野地的花穿着美丽的衣裳,天空的鸟儿从来不为生活忙,慈爱的天父天天都看顾。”《野地的花》是根据耶稣基督的训导而写:“不要为生命忧虑吃什么,喝什么;为身体忧虑穿什么……身体不胜于衣裳吗?……何必为衣裳忧虑呢?你想野地里的百合花,怎么长起来;它也不劳苦,也不纺线;然而我告诉你们,就是所罗门极荣华的时候,他所穿戴的,还不如这花一朵呢!……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这都是外帮人所求的……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太 6:25,28,29,31,32,33)

而事实上,当我们把我们的心开放,向神祷告,把自己放下,单单任神的“慈绳爱索”去牵引的时候,我们发现,神给我们安排往往是最好的,就象我这次出差一样。

多多这次参加钢琴比赛尽心尽力了,但没有得到名次,我切切相信也是神的安排。

在得与失之间,让我们凡事在尽心尽力的同时顺其自然。遇到顺心的事不要得意,遇到沮丧挫折的时候也不要灰心丧志,淡然处之。更美好的是,能把自己放下,简简单单的信靠神,相信我们必得着我们所求的,而去任神的“慈绳爱索”去牵引,因为神给我们安排往往是最好的。

开放的心

周末和教会里的弟兄姐妹们谈起了读《何西阿书》的体会,感到上帝给自己生命中真正有爱,真正有先知何西阿所写的“慈绳爱索”般的那种爱和牵引之满足。

能够体会和满足于上帝“慈绳爱索”般的爱和牵引,实际上是件很简单的事:只要我们拥有一颗开放的心。

叔本华曾说“对于只是存在,其他动物比人更能满足,植物就完全满足于自己的存在。而人是否满足,是要从各人的迟钝和感觉敏感性来决定”。我们常常因为不满足而感到寂寞,也常常因为敏感而感到孤独。这种不满足的寂寞孤独原自于我们自身属血气的那种自私、无知、锁闭和骄傲之罪性。因为我们属血气,神的灵因此就不常住在我们的心里;因为神的灵不常住在我们的心里,我们内心就失去了平安、喜乐和满足。

于是就算处在狂欢的人群里、亢奋的热闹中、充裕的物质的世界,我们有时也若有所思,若有所失。这些红尘俗世的平庸,实际上满足不了我们心灵的需求。尽管我们可以高唱“寂寞让我变得如此美丽”,然而困扰在寂寞中的我们的心灵,却实际上是难以享受到甚至感受到生活和自然中点点滴滴的美丽的。因为我们那被寂寞控制的心往往就不再属于我们自己,而属于躲在那里对我们发出轻蔑讥笑的撒旦幽灵。

我们常常凭内心的骄傲,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就可以做我们所思所欲的事,甚至可以凭自己的悟性或修练就可以悟出人生的哲理和参透天地的惮机。我们也常常以为可以自己有办法和能力来空掉一切,放下一切,来解决我们包括寂寞孤独在内的一切的烦恼和挫败。到头来,我们还是发现,我们并不是那么象我们想象得那么坚强和有能力、有智慧,我们的身体会被生、老、病、死锁住,我们的心也不真正为我们自己所左右。

既然我们不能依靠自己,那就让我们把我们的心开放,向神祷告,把自己放下,单单任神的“慈绳爱索”去牵引。

拥有一颗坦然开放的心,就是在神面前我们不断的“放手”,打开自己,不再执着,不再抗拒,坦然承认自己的需要;同时在等候、接受神的牵引。开放意味着我们不在乎说些什么,不在乎长短,也不在乎地点;当我们哀痛的时候,就流泪;当我们喜悦的时候,就歌颂。

拥有一颗坦然开放的心,就是简简单单的信靠他,相信我们必得着我们所求的。约十五14说:“我们若照他的旨意求什么,他就听我们,这是我们向他坦然无惧的心。” 诗六十六18说:“我若心里注意罪孽,主必不听。” 约十六24说:“如今你们求就必得着,叫你们的喜乐可以满足。”

开放的心是顺服感恩的心。我们随时随地保持学习和顺服的心情:在顺境中,我们感恩上帝,祝福他人;在逆境时,我们视之为磨练和教育。

开放的心是会欣赏的心。我们只要有一杯清茶,一本好书,一段音乐,就足以令心进入旷远和宁静;我们可以踏青于草地,闻花的清香,掬一捧泥土,摘几茎小草,尽管只有把玩于手的平淡,却拥有全世界的满足。

我深深知道,没有什么别的还能是比把自己交给上帝的慈绳爱索去牵引更美的事了,而上帝的慈绳爱索,又实实在在地与我们开放、顺服、属灵的心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