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05

神童

神童

这世界上其实没有什么神童。

以“神童”写今天的日志,是因为看到了最近《南方周末:从神童出家看首批少年班神童命运》的一文。

文章里写了当年全国有名的神童榜样宁铂,现在出家为僧,不知身在何处,是中国科技大学第一届少年班神童里失败的例子。

也看到了当年在少年神童班里不受瞩目的秦禄昌,如今则在美国北卡大学物理系和材料系担任教授,因其国际领先的研究成果而被称为“纳米博士”,成为文章里少年班神童里成功的例子。

两位“神童”,宁铂是我的江西赣州老乡,秦禄昌是我的学长,我都见过,我都认识。宁铂在上大学之前,我和他同时在赣州参加过学习竞赛。而在中国科学院读硕士研究生的时候,秦禄昌比我高一年级。他和我,前后两年,都是研究所里以18岁的年龄考进来的在本年级里年龄最小的硕士研究生。尽管当年的导师不同,从事的专业不同,但我为秦学长今天的成就而为他高兴,表示祝贺!

这世界上其实没有什么神童,神童只不过是被别人封出来的。

宁铂是13岁上的大学,秦禄昌和我是14岁上的大学,无非是比许多人早了点上大学而已。

可当年在中国南方,上学年龄早点的,没有什么稀奇呀。我的中学同学里面,当年15岁,16岁,17岁上大学的并不少,只不过现在的人一般都是18岁以上才上大学的。在当年我和宁铂在赣州参加过的学习竞赛中,宁铂也没有进前三名,宁铂只是当时学习成绩较好的一个,但并不是最好的。而宁铂的成绩较好,在我们眼里是应该的,因为他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平时可以教他。而包括我在内的许多学习成绩较好的同学们的父母都是没有受过什么教育的,大家都只有靠自己呀。所以当报告宁铂进科大成为少年班神童榜样的时候,在我们赣州老家,宁铂的事,并没有当年报告数学家陈景润研究《歌德巴赫猜想》的事情影响大,没有把他当神童看。

在我看来,宁铂的失败是因为被别人封出来的“神童”称号所累,别人对自己的夸奖反而成了自己人生的包袱。

人生漫长,上大学的四年只是人生道路上很短暂的一段时间。上学的早晚,年龄的大小,其实不算什么,也不会对将来个人的成就大小,留下必然的关系。

回首往昔,今天的我,虽然不能和秦学长比成就,但没有到让他人惋惜的地步。而当年比秦学长和我上大学时候年龄更大的人,他们现在做出的成就,很多比我们更好。

上帝当初造人的时候,他并没有说,我要造一个神童。

这世界上其实没有什么神童。

上帝当初造人的时候,“神看一切都是好的”。

是的,我们每个人在慈爱的上帝眼里,都是美好的。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去好好地学习、好好地做人,去回应这份美好。

留住美好

每个人的内心最深处,都有一个地方,即便时光让它堆上了灰尘,在某个黑夜,它依旧会闪闪发光。

在新加坡,头天晚上和同事们吃饭,忘记了是谁,提议让大家猜第二天2012年的奥运会城市主办权会属于哪里。来自英国的ROB和TONY自然而然地说伦敦,结果第二天他们对了。我早上起来,正想要打电话祝贺他们,就听到了伦敦地铁的大爆炸事件,也知道整个英伦半岛的庆祝活动都停了。

人真的不可以把握世界,就像这句话:World will go with her way, we cannot hold it.

坐在从新加坡到印尼巴淡岛的渡轮上,望着大海,让我想起了我的人生中遇到的许多和大海有关联的人与事,有悲有欢。

大海给我个人的感觉,是亲近的少,敬畏的多。在我的眼里,大海很神秘,也常常令我知道自己的渺小。

十多年前的一个凌晨三点钟,我形单影只,坐在美国佛罗里达迈阿密海滩的沙上,看着间或有浪的海,看着天空从漆黑到明亮,心中知道了什么是平静,知道了在这世界上自己的那一点点小事,和海的宽广比起来,其实不算什么。知道了凡事要顺其自然,知道不管有多伤的事,多悲的情,要学会让它去,英文中写的Let go.

时间会为我们疗伤。即使不和大海相比,即使当时还是想不开,随着时间慢慢地,以前不得了的天大的事情,现在回忆起来,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也是在同一个早早的清晨,同一个地点,我看见有一对青年男女,在离我不远的沙滩,情不自禁在做爱。

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境况,应着不同的人,成为不同的世界。

而两年前在青岛海边的天桥上漫步,夜光下,为女儿从天桥小摊上挑贝壳手链,又是多么温馨写意的世界。

今天的我,好疲倦,但也好满足,可以一个人坐在渡轮上,望着大海,那么平静。看着水波,来了,又去了。好像人生一样。

想起一首李宗盛的老歌:

我也曾经想过回头寻找來時的路
心中的你已经太模糊
你以为可以从我这里找到幸福
而我卻总是让你哭

《庄子》书里,讲着这么一个故事。有两条鱼,生活在大海里,某日,被冲到一个浅浅的水沟,只能相互把自己嘴里的泡沫喂到对方嘴里借以生存。人们在泪眼婆娑之际,也许会以为这就是真正的爱情、友情、亲情。但是庄子却说,这并不是最真实的,最无奈或最终的,最无奈而最终的情况是,海水终于要漫上来,两条鱼也终于要回到属于它们自己的天地,最后,他们,要相忘于江湖,相忘于大海。

十多年前的人与物也好,一两年前的人与事也好,眼前的人与情也好,总会有一天,随着时间的离去,因为人不相见,事不再来,地不近邻的缘故,渐渐变得遥远而模糊。

我们在人生道路上遇到的人与物,真的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要相忘于江湖,相忘于大海吗?

其实,它们没有因为时光而渐渐变得遥远,更不会。相忘于江湖和大海。我知道,时光不过是个筛子,把过去的事情,筛了个过,该让我们记住的替我们留住了,该让我们忘记的替我们筛掉了。

筛过之后,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最深处,都有一个地方,即便时光让它堆上了灰尘,在某个黑夜,它依旧会闪闪发光。

我知道,在我的内心最深处的那个地方,不是伤悲、怨愤和大喜,只有念着的美好和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