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07

信河雪色

最近几周忙得一塌糊涂。赶在春节前,结束买房卖房的交易之后,搬家到了这一栋房子里,直到昨晚很晚才大致收拾安定下来。今早一个人还是按照平常的日子七点起来,轻轻地吃完了一个煮蛋,冲了一杯燕麦片,打开高高的落地窗帘,向屋后看去。

房子背靠着信河。

全长105.8公里的信河在官方介绍里被称为一组镶嵌在大地上的宝石。清清的河水从西北往东南方向穿过多个城镇,蜿蜒地流过。据说首先是法国人远在18世纪 把这河起名为 “Rivière au Crédit”,中文其意是“信用之河”,应该可以简称“信河”。 法国人当时就是在这条河的旁边,把货物留给当 地的原住民当做预先的信用,以交换来年春天才能收取回来的毛皮,于是乎起其河名。

下细雪的早晨,并没有阳光,屋里的光线全来自屋 外白雪的反射,是淡淡的银色,正好和外面的景色逐渐地融合在一起,人也就好像身既在屋里,亦在屋外的雪色之中了。站在窗里往外望去,视线没有任何的阻挡, 可以把信河的景色一览无余,它依然是一幅泼墨的水彩,浸润在外面苍茫绵绵的雪色天空之中。

今天信河的雪沥沥如沙,绵绵不断地被风 从北面吹来。雪粒密密麻麻,恨不得钻进每一个空间,不给大地留一点缝隙。天空是恍惚朦朦的,但树林、灌木和草叶的表面上只是略微涂上了一点嫰白,并没有被 雪盖覆着。紧靠着信河的一排排树林上空腾起一层白雾,连连不断,直到远处。

一排排树林和灌木丛后 面,信河水悄悄地流淌着,并没有完全结上冰。右手边远处河水分开两支,流到我的屋方后面,又汇成了一条,细细弯弯的,并不很宽。而从河的左手边望去,有一 座小木桥,跨河而立,在朦朦雪色中依稀可见。据说从五月到八月,信河里有大量的虹鳟鱼和大鳞三文鱼可以钓。老友文绪说,来年春夏来访,便可以人站在桥上, 等上十几分钟,钓鱼上来,直接拿到我屋后的烧烤炉上烧烤。可是现在这时候,白雪皑皑的,桥下的信河水里就是有鱼可钓,不管等的时间多么短,对畏寒不爱动的 我而言,也还是太冷了点。

我想,应该等哪一天比较暖和的日子里,同孩子们散步到这信河的木桥上,给她们讲讲《庄子 盗跖》记载着 的“尾生守约”的故事:“信如尾生,与女子期于梁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柱而死”;给她们读读《史记 苏秦传》的“孝如曾参,廉如伯夷,信如尾生”, 三国 魏 嵇康《琴赋》的:“比干以之忠,尾生以之信”,《玉台新咏 古诗八首》中的:“朝登津梁上,褰裳望所思。安得抱柱信,皎日以为期?”李白《长干 行》中的:“常存抱柱信,岂上望夫台”和汤显祖《牡丹亭》中的:“尾生般抱柱正题桥,做倒地文星佳兆”这些中国古典诗文对尾生的称誉;给她们解释由此故事 而来的“尾生之信”、“抱柱之信”这两个中国成语,喻指人应该坚守诚信、忠诚不渝的精神,好让孩子们知道,这“尾生守约”,和当年法国人和原住民之间在这 里以货物当信用交换毛皮而起名信河一样,不同文化,信念的取向却是相同的。

年年岁岁雪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自己居住的 这地方,每年都少不了看到下雪,但每年看雪时候我的心情都不尽相同。出生在南方的我,能够体会到鲁迅先生写的散文《雪》里对南北冬雪不同的描述对比。少雪 的南方既使有雪,也是飘逸、细腻的,“可是滋润美艳之至了;那是还在隐约着的青春的消息,是极壮健的处子的皮肤。”我想,那样的雪正好应该拿来配一幅“踏 雪寻梅”的景致。而散文《雪》里写的“朔方的雪花在纷飞之后,却永远却如粉,如沙,决不粘连,撤在屋上,地上。。。”说的正就是这信河的雪。我过去常常对 寒冷的北国冬天,特别是漫长下雪的日子极不耐烦,而这些年来,竟然慢慢地不能说喜欢上了,但可以说是能够开始品味上这朔方的雪的情趣了。也许有人会笑话我 自己刚刚从信河联想到“尾生守约”的思想是那么过时,也许有人会把尾生视诚信高于自己的生命看成迂腐,但是在这新年伊始的日子里,在屋外有细密的冷雪,在 屋里有温暖安宁的家,我人能在这冷暖强烈的对比下,可以不用担心刚才吃的煮蛋里有没有苏丹红,可以不用担心来春信河里的鱼有无被污染,可以呼吸这早上清新 洁净的空气,更可以如此安静平和地欣赏这信河一个角落的雪色,心里不正应该感谢上帝的恩惠和感到这信河代表的精神的可贵吗?

我不同意鲁迅先生的《雪》一文里面把朔方的雪说成是“孤独的雪,是死掉的雨”,因为今天这信河的雪色,让我感到温馨。

潜水

“潜水”是一种网络语言,表示在访问某一论坛或者网页的时候只看文章帖子而不回复,或是因为帖了不当的文章和说错话后,被论坛主人或者其他访客指责,因此不想再回应而”潜水”的行为。

谢谢大学同学吕姐,她常常给老同学们转发一些伊妹儿文章笑话之类的东西,看了常常让人感动或者幽默一笑。这与我和另外一老同学“普洱帅哥”写自己的博落格文 章、偶尔有同学们来潜水一看一样,不失为老同学们之间联络感情的一种方式。即使吕姐一般都只是转发文章而不写自己的话,而潜水来看我们博落格文章的老同学 们也基本不拍砖发言,但真正好友之间的情谊、信任与默契,一切都在相看何必言、相交何必见之中。

只不过老同学们忘记了竹官当年在 大学里可是全校历史上第一个免修计算机课程的学生。当时为了培养自己的自学能力,我暑假花了三个星期的时间把大学的计算机必修课程自己读了一遍,开学报到 时候就向学校申请了免修。学校的规定是开学一周内由该课程的任课老师出题考试,只要学生考试成绩在85分之上就可以批准免修。我记得那大学计算机老师,好 像没有一点“伯乐”的样子,在考我的一个半小时期间从开始到末了都是一脸的不高兴,一边监考一边嘟嘟囔囔地笑话我,认为我小孩子不懂事,自以为是,所以明 白地给我说他要严格地要求我,叫我好好考不要有侥幸的心理。幸好我考了93分,否则如果犯上之后而又不能过关,岂不要一学期都看那大学老师他的脸色?

应该好好感谢这在我的人生道路上只与我有一个半小时交叉的老师,虽然在计算机上没有教我什么,但他使我明白了一些让我铭记着一生的做人的道理:人如果敢旷课 就得有把握不要考试不及格或者拿不出好成绩,人如果敢放肆就得自己能够争气而不让人看低,人如果敢冒险就不要怕人笑话而集中做好自己该做的事,人如果敢求 胜就要打有充分准备的仗,否则的话,就还是应该夹着尾巴、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做人的为妙。

而也是从这件事情之后,我对自己自 学能力的信心大增。结果是有关计算机方面的知识,咱这辈子从来没有上过别人一天课,无论是硬件软件都是自己学的。最过分的是十几年前、网页刚刚热起来的时 候,我自学了一个星期的HTML网编语言之后,就被一家计算机职业学院聘为老师教HTML课,晚上教课费合人民币每小时为150元。边教边学,还有钱拿, 何乐不为。课程完了,我的HTML也自学完了,还被同学们评为学院最棒的老师,校长马上问我可不可以帮忙教当时刚刚出来的JAVA考级课。另外,以前我工 作的公司研发生产部门用于研发设计和提供生产配方的专门计算机软件和数据库,市场上买不到,可都是我自己设计的呀。我写这些,不是吹嘘自己,而是告诉潜水 来看我和“普洱帅哥”写的博落格文章的老同学们,即使你们不拍砖发言,其实我也是能知道你们的潜水踪迹的呀,呵呵。

潜水不潜水,其实就像京剧《沙家浜》里面的阿庆嫂说的那样:“来者都是客”。但在这个网络的E时代,我们不再需要“全凭嘴一张”。无论潜水还是不潜水,一切的理解、祝福和谢意,都在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