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Bless You

自从办公室搬到楼上,每天和对面办公室的DEBBIE接触的机会就多了起来,DEBBIE是公司的人事总监。和中国机关单位不同,我们每个办公室的门平时都是开着的,除非有事关个人私事的时候才关起来,所以坐在她对门办公室的我常常能听见DEBBIE的声音。

DEBBIE连续打了两个喷嚏。

西方人的习惯是谁打喷嚏后要说声“Excuse me(对不起)”,而周围听到的人要说“God bless you (愿上帝保佑你)!”因此,我说了声“God bless you!”。DEBBIE回谢了我一声“Thank you”。

今天我心情好,想给DEBBIE开个玩笑,所以给她说,再打一个喷嚏吧。她问为什么?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先问她知不知道打喷嚏后说“God bless you”的掌故。

打喷嚏,中国的习俗以为是有人思念或有人在背后咒骂自己。《诗经·终风》里说:“寤言不寐。愿言则嚏。〔传〕愿,犹思也,盖他人思我,我则嚏之也。”《毛诗笺》中云:“今俗人嚏则曰人道我,此古之遗语也。”

关于思念,我们江西老家的说法是:当你打一个喷嚏的时候,说明是有人在念叨着你,说着你(当然是好话);当你连续打两个喷嚏的时候,说明是有人在想你;当你连续打三个喷嚏的时候,说明是有人在爱你。信打喷嚏是有人思念之说的人,便常常在打完喷嚏之后推想是谁,所以就会在打完一个喷嚏的时候,对着天空,向那自己不知是谁的思念之人说声祝福“百岁”,连续打完两个为“千岁”,连续打完三个为“万岁”。

然而更多的说法是打喷嚏意味着有人在背后议论你的不是,或在咒骂自己。而这常常让人觉得败兴,或者认为将有祸患加身。河南林县等地认为,如果新年五更起床时打喷嚏更是不好的事情,是凶祸的征兆。因此,初夕时大人要嘱咐孩子,五更起床时要迅速下炕,脚一踏地再打喷嚏就不怕了。而内蒙古鄂温克族人认为打喷嚏或者是有人思念,或者是有鬼在思念。人思念无妨,鬼思念则有灾。鬼思念谁,谁就要得病。因此,鄂温克族人在听到有人打喷嚏时就说:“祝想你的人活一百岁;愿想你的鬼掉进火里烧死。”以此来破除打喷嚏可能带来的厄运。台湾高山族人在耕作时如打喷嚏,便立即辍耕休息,或干脆停工回家。而汉族人常常在打了喷嚏之后要咒骂对方一句,以破解因打喷嚏而带来的凶兆。我们江西赣南客家于都人用来打完喷嚏时候咒骂对方一句的话声音很有趣,叫“呸尼该浪茄!”。这里的“尼”是指“你”,“该”是“的”,“浪茄”是“乱说”的意思。

而西方在别人打完喷嚏后要说“God bless you (愿上帝保佑你)!”之习惯的开始,是和公元6世纪及公元7世纪中、晚期摧毁了罗马帝国以及世界大部分地区的那场恐怖的瘟疫有关的。瘟疫在毁灭无数生灵的同时,也使得人们对宗教的信仰观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由于面对着瘟疫所带来的大规模的死亡,祈祷与朝圣不再仅仅只是个体的事情,成为了当时所有的人一种集体的活动,一种在信仰支配下的大规模活动。在当时的教皇葛利果一世(Pope Gregory,公元540-604年)的号召下,成千上万的人民在绝望当中走上数英里,祷告叫喊“Kyrie Eleison” (希腊语为“Lord have mercy主有慈悲”的意思) 。而当队伍里有某人打了喷嚏的时候, 旁边的人立刻说“God bless you(愿上帝保佑你)!”希望随后不会转播瘟疫。这种祷告好像有明显地运作的效果,据判断瘟疫到公元590年就快减少了。

把喷嚏与瘟疫联系起来并不是让喷嚏和死亡有关的开端。根据“人、神话和魔术: 神话、宗教和未知插图百科全书”一书的说法, 许多西方文化都相信, 打喷嚏会把灵魂--“生活之呼吸”从身体里驱逐出来。西方人对打喷嚏也有许多其他的迷信:有说人打喷嚏的时候心会停止跳动;有说打喷嚏的时候魔鬼会从嗓子里进去人体;有说:在星期一的喷嚏打喷嚏为健康, 在星期二打喷嚏为财富, 在星期三打喷嚏为信件,在星期四打喷嚏为好事,在星期五打喷嚏为哀痛, 在星期六打喷嚏为了明天可以看见自己的sweetheart(心爱的),在星期天打喷嚏为寻求安全。有关连续打喷嚏的说法则是,一为哀痛,二为喜悦,三为信件,四为男孩,五为银子,六为金子,七为从未告知的秘密,等等。最后, 在早餐前打喷嚏的话,标志着在今天一天结束前将会听见一件扣人心弦的消息。

今天我们知道, 打喷嚏的时候,我们的心不会停止,我们的灵魂不会被逐出,被逐出是毒菌,而打喷嚏只是鼻腔内一种神经反射现象。其反射过程大致是这样的:当鼻腔吸人的灰尘颗粒、花粉、不良的气体、气味,甚至感冒、情绪激动及强阳光刺激等,均可直接或间接刺激鼻腔粘膜感觉神经(即三叉神经的分支)末梢,使鼻黏膜充血,并产生粘液(即鼻涕),再反射给大脑的呼吸中枢,使肺产生一系列的吸气动作,在肺内贮存起大量的气体。当肺内贮气达到足够程度时,口腔软腭上抬、咽上部肌肉收缩,把鼻腔与咽腔的通路关闭。在这种情况下,肺内会形成很高的气体压力,促使已经关闭的鼻咽通路突然打开,如同暴风骤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鼻涕和吸入的异物一起排出来。所以,打喷嚏是鼻子起到“清扫工”的特殊作用 ,是对人的一种非常好的保护性反射,就像咳嗽反射一样,都是通过强大的气流冲力将体内有害的物体清除出去。有人曾用激光摄影拍下了打喷嚏的镜头。发现人在打喷嚏时要从嘴里喷出几千个小水珠,能喷到三四米以外,其速度可达到每小时166.7公里。其中含菌量可达4500~150000个,比咳嗽的含菌量高几十倍,特别是在感冒后。所以,我们打喷嚏的时候,要把头偏向一边,不要对着别人,然后用手或手帕轻轻捂住鼻孔和口部,过后要洗手。

DEBBIE说,今天我知道为什么要说“God bless you”了,晚上回家后给孩子们说,他们一定会说“服了”。

我说,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她连续再打一个喷嚏的原因,因为孩子们都爱她。愿上帝保佑我们每一个人和每一个家。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