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解析和英译

伫立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蝶恋花”是两宋时期众多著名词人喜欢填写的一个经典词牌。它原以“鹊踏枝”之名列于唐教坊曲,南唐李煜的《蝶恋花·遥夜亭皋闲信步》首次把 “鹊踏枝” 易名为“蝶恋花”。因南唐词人冯延巳词有“杨柳风轻,展尽黄金缕”句,又名“黄金缕”;到了宋代,赵令畤词有“不卷珠帘,人在深深院”句,又名“卷珠帘”;在柳永的《乐章集》里,又名“凤栖梧”;而自北宋欧阳修《六一词话》和晏殊《珠玉词》之后,“蝶恋花”就成为了后人正式使用的词牌名。清王奕清《钦定词谱》将“蝶恋花”列三体;清人万树《词律》列“蝶恋花”为平仄互叶体;龙榆生《唐宋词格律》列“蝶恋花”为仄韵格,注明:“双调,六十字,上下片各四仄韵。”李琏生在《中国历代词分调评注<蝶恋花>》一书中沿袭龙榆生在《唐宋词格律》中的分法,将其细化为三种格律。

柳永的《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是一首怀人词。上片从写词人登高望远所见之景开始。 “伫倚危楼风细细”:这里的 “危楼”在中国古诗词里常用来描述“高楼“,李白的《夜宿山寺》说“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伫倚”写出主人公在高楼凭栏远望思人之久。“风细细“给沉重的画面注入一点动意,使起句平直而不呆板。但词人“伫倚”的结果却是“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词人不说“春愁”出自于自己的心田,反说它是从遥远的天际生出。“草色烟光里“,原来,生出” 春愁“的就是词人是望断天涯时所见的”草色烟光”。“残照”两字既点出词人从早到晚凭栏远望之久和用情之深,也给词平添了一种凄楚感伤的色彩,自然引发了“无言谁会凭栏意”的徒自凭栏不见伊人而心曲无人可诉的慨叹。柳永在写作上采用了“移觉”的手法,巧妙地连通了视觉和情感,仿佛在高楼上下、天际之间那黯淡浓稠的春愁正在一点点聚积。

下片笔锋一转,写词人为消释离愁,决意自我放纵、痛饮狂歌而求乐,以此来反衬愁情的深重之极。但“举杯消愁愁更愁“,词人“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的强颜为欢终觉“无味”。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两句以健笔写柔情,写词人自誓甘愿为思念伊人,虽然日渐消瘦憔悴,但始终不悔,道出了词人坚毅性格与专一执着的挚情,词境也因此得以升华。这两句“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后来广为流传,成为了脍炙人口的千古佳句。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认为词人表达出来的情感之浓烈,表白之决绝是“求之古今人词中,曾吧多见”,并将这两句引申为“成大事业、大学问者”的第二重境界,认为世人追求事业成功和学问精深,也当如此“衣带渐宽终不悔”。

值得一提的是,正如古典文学专家唐圭璋先生指出“案以上二阙柳永词,见乐章集,又误入欧阳文忠公近体乐府、琴趣外编,毛本六一词删之,是也。 ” (学生书局本45页),这首柳永的《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曾被误被认为是欧阳修所作,就连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把“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认为是“成大事业、大学问者”的第二境界时也把它们的作者搞错成欧阳修了。

许多人都曾经试着把“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两句名句翻译成英文,包括自称“书销中外六十本,诗译英法惟一人“的著名的翻译家许渊冲先生。许先生和其他那些译者,没有一个人知道英语里有专门形容因思人而“憔悴、消瘦”的一个词,就是“pine away”。Pine在英语中本来是“松树”的意思,但做动词就是渴望、消瘦的意思。Pine for … 表达对某种事或某个人一种渴望而不得的心情,而pine away就是“为伊消得人憔悴”、因为思念而不可得而变得日渐消瘦的专用动词。所以许先生把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两句名句翻译成的英文“I find my gown too large, but I will not regret; It’s worthwhile growing languid for my coquette.”让我觉得不堪入眼,特别是他把柳永词里主人公挚爱思念的“伊”翻译成“coquette”(风骚的女人),把“憔悴”翻译成“growing languid”(变得虚弱),有点太离谱了。

小子不才,把这首《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词英译如下:

To the Tune of Butterflies in Love with Flowers
By Liu Yong (984-1053, Song Dynasty)

In a light breeze I lean alone on railings of a tower high,
I see the spring shrouded in sorrow against overcast sky.
Till green grass turns blurry during sunset,
I draw no attention from anyone passed me by.

I want to drink and sing to stop feeling blue,
But the wine is tasteless and the song has nothing new.
My clothes feel looser with no regrets,
Because I pine away only for special you.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