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哀哭的人同哭:从512四川汶川大地震中思考人生苦難观

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大地震过后至今已九个月了。这次汶川大地震造成了8万多人遇难,18,000人失踪,500万灾民无家可归。大地震摧毁了逾21萬座建筑物﹐包括6900間中小學校舍﹐災場到處可見校舍塌至體無完膚﹐瓦礫下師生慘被活埋。

我参与做义工的援助基金组织,迅速反应,从5月17日开始先 后挑选和派出了十三位医生和心理治疗专家志愿者,不远万里,奔赴四川、陕西等抗灾一线,他们不仅直接帮助灾区灾民的身体和心理康复,同时也用他们卓越的专 业知识,配合当地的专家和组织,为当地的志愿人员提供培训服务以及协助灾区建立了心理减压干预热线。其中的四川绵竹心理减压热线 ——100865“我要爱”,于2008年12月23日正式开通,是目前唯一一条在四川地震灾区建设的灾后心理减压热线,覆盖了140万德阳地区移动手机用户,可以完全免费地获得心理减压热线服务。春节前夕,我代表援助基金向这些专家志愿者致意和发奖给予了表彰。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苦難無人得免。参与这次援助512四川汶川大地震的义工活动,也促使我从这场大灾难中思考苦難与人生,对涉及到的不同宗教和文化的苦難观做了一个研修。

――――――――――――――――――――――――――――――――――――

(一)引言

问题:什么是苦難?苦難的來源究竟是什么?如果万物都是为上帝所造,苦難是不是也是上帝造的?若上帝是全善又是全能﹐為甚麼容許苦難發生﹖ 我们如何面对自己的苦难?

让我们先来看看他人对苦难,特别是对512四川汶川大地震的看法。

儒家的看法:“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三字经》; 孔子﹕“性相近也﹐习相远也” 《论语·阳货》;《中庸》“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为教”;《大学》“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儒家认为人生有性和习两个方面:性是天生的人的本性;习是习染,是后天的行为习惯和环境影响。人的本性是善的,本性定於天,如果每个人都“率性”( 即顺性) 而作人,我们就得其“道”能成为完全人。但是人不是天生会“顺道” 而行,乃需先受教和修道(所以《三字经》在“性相近,习相远“之后,也紧接着说“苟不教,性乃迁”)。人生的苦难,源於人未完全﹐尚未修到“治国,平天下” 的境界。既然天下未平,当然还要受些苦难。儒家抱着 “有教无类” 的人文精神,认为人需要受教,修身养性就能达到君子“平天下” 的境界。

佛家的看法:四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有漏皆苦,涅槃静寂;佛家中心思想相信世上万物无常,我们的“苦” 源於我们对事物的“执著” 情绪。我们心里对人,对事有期望,所以就会有苦难。佛家也相信轮回和因缘。认为苦难部份的来源是因上生作下的“业” 在今生里有报应。如果我们放下“执著” ,万事皆空,对人,对事不再期望甚么,就自然脱离苦难,进入“无我” 的境界。如果能进入“无我” 境界,就能涅槃静寂,不单脱离此生的苦难,而且能终止轮回之苦。

“北京般若讲堂”教员,中国佛学院副教授,北京市佛教文化研究所研究员理净法师认为:“佛教主张一切法都是由众多因缘和合而成,那地震也是由内因和外缘和合而成。所谓“外缘”就是指科学意义上的地质变化现象,而“内因”是 指众生(人类)的业力(过去世的种种行为)所感,由此外缘和内因聚合时此法(地震现象)就形成。地质现象的变化只是外缘的引导,而真正起作用的是众生无量 劫以来的共业所感而起。也就是说由于我们众生(人类)过去世所造的杀偷淫共业所感,今生以异熟业的形式来感果报,汶川只是众生异熟受报的场所而已。业力不 分国界、种族、种类,都以业力相同聚集而成,再遇汶川地质现象变化和合而起,形成这样一种地毁人亡的毁灭性破坏,共同消除众生过去世所感的共业。”

香港宝莲禅寺/新加坡大悲佛教中心净莲法师认为:“为 什么有些人罹难,有些人还是活下来啦?也不是全部都不能够幸免,所以这个共业当中还有别业,所以你没有那个业的话,即使你人在那个地方,你也不会死,还是 可以活着回来。或者活着留下来,当地的人,那旅客的话还可以平安回到他自己的国家。那为什么这次灾难这么大?就是贪欲的力量,共业的力量太大了。”

第一位获得博士学位的中国比丘,台湾“法鼓山”道场创办人圣严法师认为:“如果有人讲:「哎呀!这个是业障啊!这是前生造的业啦!因为他前生造了业,所以他受灾难了,这是过去生得到的果报。」这种说法是不慈悲的。 ”“在这次震灾中,受苦受难的都是菩萨的化身”,“都是现身说法的菩萨们 ” ,“这 些罹难的菩萨们,他们是代表我们受苦受难,也就是代表生活在这的人而罹难的。这灾难是我们共同造的共业,而他们就在这共业中变成了我们的代表。他们可能有 造业,也可能没有,不过他们代表我们,奉献了他们自己,所以我们要感恩这一些罹难的菩萨们,救了我们以及我们的后代。我们对于罹难者的家属也要致敬、感 恩,他们也都是大菩萨,因为他们要承受失去亲人的悲伤。”

王兆山 ,《当代文学》杂志副主编,《山东文学》主编,专业作家,文学创作二级,在2008年6月6日齐鲁晚报A26版“青未了”副刊发表了《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一位废墟中的地震遇难者,冥冥之中感知了地震之后地面上发生的一切,遂发出如是感慨——天灾难避死何诉,主席唤,总理呼,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十三亿人共一哭,纵做鬼,也幸福。  银鹰战车救雏犊,左军叔,右警姑,民族大爱,亲历死也足。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

余秋雨,文人,散文家,上海戏剧学院副院长、院长、荣誉院长。 2008年6月05日, 人民网首页推出余秋雨的博客文章《含泪劝告请愿灾民》:“昨天从海外一些媒体看到,灾区一些家长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 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从画面上看得出,警察们正用温和的方式劝解,但家长们情绪激烈。由此,那些已经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进行反华 宣传了 。。。你们所遭遇的丧子之痛,全国人民都感同身受。十三亿人在同一时间全部肃立,默哀三分钟,这肯定是人类历史上最浩大、最隆重的悼念仪式。悼念对象,就 有你们的孩子。在全国哀悼日,一位佛学大师对我说,有十几亿人护持,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会一直佑护中国。我想,你们的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 安宁。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我现在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 这些人。你们请愿所说的话,其实早已是各级政府和广大民众的决心。但是,这需要有一个过程。因为,无论怎么说,这次大灾难主要还是天灾。当然也有未倒的房 屋、幸存的学校,但这有多方面的因素,不能仅仅从一个角度来论定。已经有好几位国际地震专家说,地震到了七点八级,理论上一切房屋都会倒塌,除非有特殊原 因,而这次四川,是八级!你们受灾以来的杰出表现,已经为整个中华民族赢来了最高尊严。你们一定不会否认,这些天来,无论是中国的各级政府、军队、武警、 医生,还是全国各地和世界各国的救援者、志愿者都尽心尽力、令人感动。只有当这些里里外外的多重力量不受干扰地集合在一起,才能把今后十分艰巨的任务一步 步完成。因此,你们要做的是以主人的身份使这种动人的气氛保持下去,避免横生枝节。一些对中国人历来不怀好意的人,正天天等着我们做错一点什么呢。”

2008年5月17日:國家住房和城鄉建設部部長姜偉新表示﹐國家訂定的建筑物抗震標准是烈度7度(等同黎克特制5.5級) ﹐但今次地震烈度達10至11度(等同黎克特制7.3至7.9級) ﹐ 遠超國家建筑標准﹐因此絕大部分樓房也會倒塌﹐並非只有校舍被毁。救災工作完結後﹐政府將對倒塌房屋的總量及塌毁原因進行詳細統計分析。姜偉新說「不排除 有偷工減料的情况﹐這個問題要在下一步總結經驗的時候研究。『豆腐渣』工程在任何時候都是不被允許的﹐尤其是在這次地震當中﹐如果有那樣的工程造成那麼多 人的死亡﹐就更應該引起重視。」2008年5月17日內地有網民昨發現不少倒塌的中學校舍超過5層高﹐違反國內建筑條例﹐教育部發展規劃司司長韓進接受人民網訪問時承認﹐中學教學樓不可超過5層﹐中央已要求當地建設主管部門調查。2008年5月27日:國家教育部發言人表示,地震期間大量學生正上課,增加樓面負荷,加上疏散時學生在樓梯走廊等較較薄弱的建築上走動,容易引發較嚴重損害。他稱,四川省校舍樓齡普遍較長,設計陳舊落後,也是今次大規模垮塌的重要原因,教育部已在災後針對全國學校進行安全普查。

2008年9月4日:中国汶川地震专家委员会主任马宗晋表示,建筑材料质量差是导致一千多所校舍在汶川地震中坍塌或受损的可能原因之一,但当局仍在仔细思考和调查这个问题。在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星期四举行的发布会上,有记者问,”中国政府官员曾保证要彻底调查在地震中倒塌的学校。您是否认为,在倒塌学校中存在着使用劣质建筑材料的问题?”马宗晋回答说,经过建筑部门派出的两千多名专家对灾区的考察认为,”在最近一段时间,建设学校房子的速度是比较快的,这其中可能存在一些建筑上的问题。”他说,上千座校舍在震后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其中包括至少两方面的问题:”一方面是房屋建设本身的条件问题,比如说它的结构不一定完全合理,材料不一定很坚固,这都是可能的”。他表示,关键问题是建筑材料不够坚固,宽大的教室通常由柱子支撑,但这些柱子经不起大地震的冲击。另一方面,”有些地区的房屋正好是处在强地震活动的断裂带上,所以是抵抗不住地震的”,”因此不管是儿童的房屋、学校、政府的建设,还是居民的建设,都要被破坏”。

“我知道楼倒塌了,没啥感觉…主要是天灾”四川绵竹市富新第二小学在地震后倒塌,127名 学生罹难。痛失子女的家长们频频拿孩子的遗照到处上访,但当年的学校承建商江绪银面对自己参与兴建的学校倒塌造成多人死伤,却显得相当平淡。他坦言学校设 计本身有缺陷,建校时没有考虑防震问题。 当年负责建筑的东郊联合建筑队副队长江绪银接受记者访问时称,倒塌的学楼的设计图是借用旁边什地中学学楼的图则,设计原为两层,但大楼几乎建成时,校方要 求多加一层,但下面两层结构并没加固。除添加楼层,改变屋顶和将矩形梁变细等。江表示,当年预算紧张,修学校时各方面能省则省,大楼其后获五福乡政府、绵 竹县建筑规划设计所等验收,证明质量合格。他认为,学楼在地震中倒塌,是因为大楼设计本身有缺陷,由于绵竹地区未有发生强度地震,当时没考虑防震问题,大 楼并无起主要抗震作用的构造柱。他说:“整个建筑本身就是砖柱,没有任何钢筋,设计就没有,设计只打一根在柱梁,柱梁有钢筋。”他又称,他们兴建学楼时没有偷工减料,而面对大楼倒塌造成多人死伤,他说:“我知道楼倒塌了,没啥感觉,是属于天灾人祸,自然灾害,是天灾,主要是天灾。”

地震过后,什邡市洛水中学一栋教学楼瞬时成为废墟并致505名师生伤亡。建筑商坦言“找人才把教学楼验收合格” 6月2日下午,商报记者与刘新平取得了联系,谈到这几年家境贫穷状况,他回忆起22年前承包洛水中学教学楼之事。 1986年,洛水中学要建教学楼,他通过关系承包到了一栋四层教学楼,总造价264000元。他既没有施工资质,工程也没人监理,那是他第一次承包这样的工程。随后,他在邻村找了20多个泥水匠就开工了。 “工程是大包(包工包料),所有建筑材料都是自己从一些商户处赊来的;等建到第二层时,教育局来人检测说大梁不合格,让我翻工,我只好将大梁敲掉重新浇筑,为了这个大梁,工程拖延个把月,最后算账时我赔了6万多元……” 刘新平说,“最后大楼竣工被教育局鉴定为危楼”后,他自己找人验收,把教学楼鉴定为合格。问及当时他找的是哪个单位验收,刘新平称“已不晓得了”。 洛水镇政府现年58岁的调研员蔡华富说,当年洛水中学建教学楼时,他任该镇党委副书记。他算了一笔账,每间教室按80平方米计算,16个教学班总造价264000元。每平方米造价约为206元,还没有施工监理。 蔡华富说:“这样低的造价,刘新平还想赚一笔,咋能保证这栋楼的质量,咋能保证地震时师生的人身安全?” 校方表态从未发现教学楼有质量问题。遇难学生的家长们称,这几年,现任校长李长露以该楼属危房为由,曾5次向当地教育局反映此事,一直没引起当地教育部门重视。记者找到李长露求证时,他称自己太忙,把一位姓马的副校长的手机号码给了记者,而马校长又推给该校总务处彭主任,并声明“彭主任最清楚此事”。 彭主任解释说,他在该校任职16年来,每年校方都要对教学楼进行安全检查,从没发现那栋四层教学楼有安全隐患。 在该校任教三年的高三(9)班班主任黄流彪说,平时不知道该楼是危楼,只是学生大扫除时,上一层如果洒水,经常会将下一层学生的书本淋湿。

國家地震局工程專家在重災區北川走訪10間學校,僅得兩間沒有倒塌,其餘8間估計因設計失誤及地基橫樑結構缺乏鋼筋鞏固而倒塌,數以百計的師生就此送命。「如果跟足法規建造,是不會倒塌的!」國家地震局工程力學研究所博士郭迅慨嘆說。他在地震後十多天走訪北川多個重災城鎮,調查校舍倒塌原因,在10間學校中,只得兩間學校結構仍然完整,他質疑鄉鎮工程設計水平欠佳,建造校舍前沒有合格的圖則,他說﹕「縣建設部負責樓宇審批工作,或許建設部審批水平不足,又或(學校)設計師根本沒遞交圖則!」雖然校舍已倒塌,但一處處「豆腐渣」工程的痕迹仍在眼前。郭迅檢查其中一間倒塌校舍後指出,校舍牆壁厚度只有12厘米,不足政府規定的24厘 米,主力柱與牆壁之間的接駁位只隨便用泥沙黏貼,沒有焊上鋼筋鞏固。他從另一幢在震後輕微損壞的校舍見到,地基藏有大量鋼筋,每層橫樑亦有鋼筋圍繞,令校 舍在強震中只出現一些裂痕,不致全面倒塌,校內逾百師生得以保命。他說,建造包含鋼筋的合格校舍,造價只增加約一成,不會構成財務負擔。

5月17日《國際先驅論壇報》的報導說﹐在都江堰附近的幾所學校都倒塌了﹐而當時學生正在教室裡上課。5月13日﹐溫家寶總理心情激動地視察了其中的兩所學校﹐其中的一所叫新建小學。家長們說﹐當時地方官員告訴溫家寶﹐學生總的死亡人數是20名。 “我是溫家寶爺爺﹐”溫家寶在看望兩個從瓦礫中救出的孩子時說。據新華社報導﹐溫家寶對孩子們說﹕“挺住﹐孩子們﹗你們一定會得救的。”但憤怒的家長在14日和5日上午對採訪他們的記者控訴說﹐地方官員說了謊﹐向總理隱瞞新建小學真正的學生死亡數字。因為他們估計﹐學生死亡的數字超過了400名。 幾個家長指責說﹐地方官員在地震發生後﹐最初的反應和救援遲緩。家長們還質疑學校的房子的結構不安全。家長們還感到憤怒的是﹐在地震發生後的兩天裡﹐地方 官員不准他們自己來搜救孩子﹐直到家長們自發組成了一個專門的委員會﹐向官員們提出申訴後﹐才批准家長們進來認領孩子的尸體。“溫家寶總理來到之前﹐整個學校都放滿了孩子的尸體”一位母親說﹐在凌晨的黑暗中﹐她和丈夫坐在停尸間門外﹐旁邊是一具蓋著的尸體﹐那是他們8歲的女兒。她說﹕“地震後﹐我和她爸爸都站在學校外面。我們懇求政府﹐‘孩子在裡面﹐我們生要見人﹐死要見尸。’”她的丈夫﹐是一名瘦瘦的男子﹐在兩根蠟燭的黃色燈光中﹐看著記者說﹕“我們說的都是真話。你要把真相講出去。”

其他诠释:佛将说法,而现地动:《 丁福保佛学大辞典 》 佛将说法,而现地动,有七因。华严经疏六谓:‘一为使诸魔怖,二为使众生心不散乱,三为使放逸者生觉知,四为使众生警悟,觉了微妙法相,五为使众生观佛之说法遍一切智,六为使根熟之众生得解脱,七为使随顺而问正义。’天谴:大陆著名学者朱学勤对于大地震的感言用近乎宗教情操的语言质问说:“这就是天谴吗?死难者并非作孽者。这不是天谴,为什么又要在佛诞日将大地震裂?” 天人感应:有人试图从大地震的日期演绎出与“8”有关的数字,来解释地震与3月14日拉萨流血骚乱以及8月8日北京奥运会的关系;也有人相信2008年是中国崛起之年,因而“惊天地、泣鬼神,山摇地动”。网民们认为:“天将降大任于斯国也,必先下其大雪,撞其火车,抢其火炬,病其婴儿,震其国土,涨其物价,跌其股市,空泛其民。。。”

(二)从基督信仰来看这次苦难

1.什么是苦难?

苦难并不是一个具体存在的实物,却是人类面对世界幻变时的一种「心灵感受」。故此在神学上不会说是上帝创造了痛苦和苦难

苦难的来源 - 罪恶: 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人,给人赋有心灵。这心灵本能地要追求永恒无限的完美。上帝同时又给人以自由选择,人也本有绝对自由的要求。从人类始祖开始,人选择了远离上帝:“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3:23)。“罪”一词在希腊语中是“偏离靶心”。“偏离靶心”的 人把本要追求永恒无限完美的心灵眼光错误地注目在不永恒的现实世界中,错误地把有限甚至虚无的不永恒无限的事物,视之为永恒,将之执实为偶像。偶像之得失 和变化,造成了人心灵的痛苦。人的罪性使人远离了上帝期望人荣耀祂和管理世界的目的,最终失去了与神与人与自然界的和谐,也产生各种矛盾与灾难,造成了人 自己和他人心灵的痛苦。人心灵的痛苦感受造就了苦难。

2. 上帝不是灾难的始作俑者。

上帝不用恶试探人。上帝不是凶神恶煞,却是有恩惠、怜悯的众光之父。“人 被试探,不可说,我是被神试探。因为神不能被恶试探,他也不试探人。但各人被试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欲牵引诱惑的。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罪既长成,就 生出死来。我亲爱的弟兄们,不要看错了。各样美善的恩赐和各样全备的赏赐,都是从上头来的。从众光之父那里降下来的。在他并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雅1:13-16)

照 上帝的公义、圣洁的威严,人人都当承受地狱刑罚的痛苦。但罪名虽定,上帝却延缓人类终极的大审判之日,铺展人类历史,使人有生存的年日,有得救的机会。今 天耶稣还未来,不是祂的耽延,乃是祂的宽容,等待世人悔罪信祂。但上帝的宽容不是无止限的宽容,上帝的忍耐是有限度的。终有一天末日要临到,审判要展开。 那一天岂止是7.8级的大地震,那一天岂止在四川汶川发生?“若不是万军之主给我们存留余种,我们早已象所多玛、蛾摩拉的样子了”(罗9:29)。“在那日天被烧就销化了,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熔化”(彼后3:12)在那日,“天就挪移,好像书卷被卷起来;山岭海岛都被挪移,离开本位。地上的君王、臣宰、将军、富户、壮士和一切为奴的、自主的,都藏在山洞和岩石穴里,向山和岩石说:‘倒在我们身上吧!把我们藏起来,躲避坐宝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因为他们忿怒的大日到了,谁能站得住呢?’”(启6:14-17)

3. 汶川地震的发生是一种自然现象。大自然灾难之被称为灾难,是纯由「人为中心」(anthropocentric)的思维来定义,若从宇宙整体看,那只是大自然的中性变化的自然现象而已。

2008年5月19日新華網:5月15日以來﹐中國地質調查局召開汶川地震及其誘發的次生地質災害情況分析會﹐中國國土資源航空物探遙感中心﹑中國地質環境監測院﹑中國地質科學院﹐中國地質科學院地質所﹑地質力學所等單位專家根據調查監測和評價研究結果﹐對災情進行“會診”初 步形成三個結論:一是印度板塊向亞洲板塊俯沖﹐造成青藏高原快速隆升。高原物質向東緩慢流動﹐在高原東緣沿龍門山構造帶向東擠壓﹐遇到四川盆地之下剛性地 塊的頑強阻擋﹐造成構造應力能量的長期積累﹐最終在龍門山北川──映秀地區突然釋放。二是逆沖﹑右旋﹑擠壓型斷層地震。發震構造是龍門山構造帶中央斷裂帶 ﹐在擠壓應力作用下﹐由南西向北東逆沖運動﹔這次地震屬于單向破裂地震﹐由南西向北東遷移﹐致使余震向北東方向擴張﹔擠壓型逆沖斷層地震在主震之後﹐應力 傳播和釋放過程比較緩慢﹐可能導致余震強度較大﹐持續時間較長。三是淺源地震。汶川地震不屬于深板塊邊界的效應﹐發生在地殼脆──韌性轉換帶﹐震源深度為10千米──20千米﹐因此破壞性巨大。

4. 自然现象因人可能会也可能不会成为苦难。当人未尽其保育自然之责,反而破坏自然,或不掌握自然的知识,因人的利益而忽视知识所发的警告,不知避开和防护地震,则地震之成为灾难,还是来自人祸。2008年6月14日,日本发生了7.2级大地震。各灾区共有292所国立和私立学校受到影响,但没有一名学生死亡,没有一间教室倒塌。得益于日本平时就注重学校的安全性,因为“学校是承担着日本未来的孩子们托付生命的地方”,日本还把学校作为避难所。汶川地震后日本还吸取教训,对校舍进行了加固。

汶川地震过后,什邡市洛水中学两栋同时建造的教学楼命运迥异。一栋瞬时成为废墟并致505名师生伤亡,另一栋却岿然屹立。5月12日汶川地震那天下午,洛水镇永兴村五组45岁的王晓民(化名)正在银川一建筑工地打工。当天晚上,王晓民接到家里电话称,洛水中学教学楼垮塌,不少学生被砸死。“当时我马上就想到,洛水中学靠门口那栋四层教学楼肯定已不复存在。”王晓民说。他的猜测不是空穴来风,因为当年他曾参与这栋教学楼的建设,建成后就被上级有关部门鉴定为不合格。 该楼是1986年南元村村民刘新平承包建设的,王晓民负责教学楼的大梁、圈梁的浇筑工作。“当时认为老板所购买的钢筋有质量问题,原因是钢筋不规则,边缘还有不少小坑洼。”王晓民担心,建设四层的教学楼,用这样的钢筋不会通过上级职能部门的验收。 教学楼的质量问题也引起该市教育主管部门的重视,当该楼建到二层时,曾被责令停工。时任该校验收小组的潘老师也证实了王晓民的说法。 “上级来人对教学楼的大梁、立柱进行试压检测,结论是大梁与立柱受压力不够。停工一周后,建筑商将一根大梁敲掉后,又重新浇筑了一根,具体以后为什么又开工了,我就不清楚了。”潘老师说。 停工期间,王晓民并没离开学校的建筑工地,因为同期并排建设的还有一栋五层教学楼,即经过地震后仍屹立的那栋教学楼,该楼是一位叫周现财的建筑商所建。王晓民到了周现财的工地,仍然负责大梁的浇筑工作,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周现财把关很严,钢筋、水泥等建筑材料都是经过正规渠道购进的,这也是当时工地工人们的共识。”

“责任高于一切,成就源于付出。”叶志平校长为13亿中国人上的一堂深刻的课:新华网5月27日报道:“我们学校,学生无一伤亡,老师无一伤亡。”这所学校名叫安县桑枣中学,与汶川大地震伤亡最为惨烈的北川县毗邻。据新华网报道,这所在大地震中没被“震倒”的学校全靠一位名叫叶志平的校长加固了“豆腐渣”教学楼,4年坚持组织学生紧急疏散演习。桑枣中学有一幢阴差阳错没能接受验收的实验教学楼,校长为了能够充分利用起来,坚持不懈地向教育局申请资金,前后花了40多万修缮、加固这座教学楼,在地震中,他最担心的这座楼没有塌,里面上课的700多名学生安然无恙,全部脱离险境。

“诚实的”范跑跑:教师范美忠。“我从来不是一个勇于献身的人,只关心自己的生命,你们不知道吗?上次半夜火灾的时候我也逃得很快!”“我 是一个追求自由和公正的人,却不是先人后己勇于牺牲自我的人!在这种生死抉择的瞬间,只有为了我的女儿我才可能考虑牺牲自我,其他的人,哪怕是我的母亲, 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会管的。因为成年人我抱不动,间不容发之际逃出一个是一个,如果过于危险,我跟你们一起死亡没有意义;如果没有危险,我不管你们你们也 没有危险,何况你们是十七八岁的人了!”

5. 人与自然界的和谐失去产生了苦难

早在30年前,很多北川人就知道自己生活在危险的地震断裂带上,时时刻刻面临着强震的威胁。因此,北川也早就有过迁城动议,但由于巨大的搬迁成本,迁城迟迟未能实现。

2008年9月4日中国汶川地震专家委员会委员董树文说,整个汶川地震的损失约有三分之一并非是地震直接造成,而是由滑坡、崩塌和泥石流造成的。这意味着自然保护的重要性和环境破坏的影响。

因此是人的“罪性”产生這次苦难。

A.     人类的罪性产生了这次地震带来的苦难 :自己犯罪、别人犯罪(直接恶果)和身处在堕落了的世界(间接恶果)
B.     人类的罪性从这次地震中“豆腐渣”教学楼的产生和生命的损失等等完全曝露出来:人的自私自利和贪婪、不合格的建筑标准、不合格的建筑材料、逃避责任、救灾的反應和救援遲緩、掩盖真相、良心的丧失。

(三)若上帝是全善又是全能﹐為甚麼容許苦難的發生﹖

1. 神赐人有自由意志

上帝容许罪恶进而苦难发生,因为神赐人自由意志。神赐人自由意志,因为神爱世人——真受必须包含选择的自由,因为强加诸人身上的爱不是真爱,神赐人选择的自由:人可以爱神,也可以不爱神。世上第一对男女选择“不爱神”——违抗神的吩咐,苦痛因此进到世间。鲁益师说:神当然可以施行神迹:把人第一次犯罪的果效完全除去。但神必须把人的第二项罪、第三项罪、第……项罪的果效也统统除去。否则神所作的终究没有什么意思——因为神一旦停止施行上述神迹,人类或迟或早始终会走到我们今天身处的可悲境地!试想一下:如果神真的不断除去人犯罪的果效,不断更正人的行为,不断修整世界的运作,结果会变成怎样?答案是:人类的抉择会变得毫无价值!因为不管人如何抉择,产生了怎样的果效,都可以(藉着神)回复到抉择前的景况——抉择本身就此丧失意义。

2. 苦難是神給人的“警钟”

上帝容许苦难发生,要藉此震动世界,向全地彰显祂的主权,叫人醒悟和谦卑。

“现在你们君王应当醒悟,你们世上的审判官该受管教,当存畏惧事奉耶和华,又当存战兢而快乐。当以嘴亲子,恐怕他发怒,你们便在道中灭亡,因为他的怒气快要发作。凡投靠他的,都是有福的。”(诗2:10-12)

上 帝容许苦难发生,要藉此事预备人心,迎接福音。恩典的上帝也是公义的上帝,祂再次施行公义的责罚,用祂的主权,容许这次的灾难临到一些人,终止了一些人悔 改的机会。对这些死掉了世人而言,真正可怕的并不是肢体的毁坏、肉体的死亡,乃是灵魂的永死、火湖的煎熬。世人若不悔改,至终都要如此灭亡(路13:1-5)。

“川 北山区许多山民的家里拜的都是些怪力乱神和各种偶像:土地、财神、关公、菩萨都摆在堂上。信仰相当混乱。山民虽朴实,但很会算计,公德意识更是缺乏。修公 共的水、电等事项,没人出钱,只有我们来出。在发放物资时,经常有很大的纷争,有人嫌给他人多了,有人从不说感谢二字。一次在北川,我们按一家只能发一次 物资发放,没想到有2、3户人家冒领了两次。这还不算,更多的人发现这个情况时不仅没有制止,反而背着背篓第二次来领,我问为什么要再次来,他们说他人领了两次,我们也要领。我说别人偷盗你也要来偷盗,这是什么逻辑。所以,树立道德和信仰,是重建工作当中的核心。” 摘自2008.6.15 一位志愿者写的10多天的北川、安县生活记录

上 帝容许苦难发生,要借这次强震,震醒沉睡的教会和我们。这次地震也是神对教会的当头棒喝。这次在我们眼前活活演绎的真实悲剧,令我们万分痛苦、震惊。如果 我们看到人肉身的死亡,都会如此痛苦,那么到耶稣再来,上帝最后的审判之日,面对在火湖中永远煎熬的灵魂,我们又该如何呢?如果我们看到今日有限、局部的 震动就如此震惊,那么那日,当天地都要卷起、“有形质的都要销毁”的时候,我们又当如何呢?(彼后3:8-13)

3. 神可以化苦难为恩典

神可以藉着苦难引领人归向耶稣基督。神藉着欢笑对人耳语,藉着良知跟人交谈——却藉着苦痛向人呼喊——苦痛是神的扬声器,用来唤醒耳朵发沉的世人。……神的扬声器无疑叫人不快,甚至驱使一些人走向悖逆神的不归路,但对身陷诸般罪恶的世人来说,苦痛是引领他们悔改的唯一契机。苦痛可以撕破人的矫饰,在人那刚愎自用的心田之上,播下真理的种子。“叫我们不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复活的神。他曾救我们脱离那极大的死亡,现在仍要救我们,并且我们指望他将来还要救我们。”(林后1:9)

神也常常藉着苦难实现他在我们身上的美好旨意。保罗说:“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罗 8:28)

神也可以藉着苦难引领基督徒步向完全。甚至主耶稣也是“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从”(来 5:8)《希伯来书》作者说:“生身的父,都是暂随己意管教我们,唯有神管教我们是要我们得益处,使我们在他的圣洁上有分。凡管教的事,当时不觉得快乐,反觉得愁苦,后来却为那经炼过的人结出平安的果子,就是义。”(来12:10-11)

神藉着苦难教我们怎样像神一样去爱人,安慰人。“我们在一切苦难中,他就安慰我们,叫我们能用神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样患难的人。”(林后1:4) 苦难让我们能够更多的同情人、安慰人、帮助人。基督徒的重要的原则首先是爱神,苦难让我们更爱他;其次是爱人,苦难让我们更加会爱人。只有经过苦难的人, 会体恤那在苦难中的人;只有经过艰辛的人,才会为别人化解艰辛的痛楚;只有自己受过击打的人,才会助人抹平心灵的创伤。只有经过苦难的人,才肯于“与喜乐的人同乐,与哀哭的人同哭”(罗12:15)。

4. 神赐人之福远超人所受之祸

上帝保守的恩典:在中国的心脏部位,在人口如此稠密的大省,震级如此之高的强烈地震,只是在人口相对偏少的山区城乡。不敢想象,这次的强震若是偏过几十公里,发生在成都或绵阳大都市,那将会如何。这是神何等的护理啊!

神 认得属祂的人,敬虔者永不失落。在这次地震中有的信徒是上帝用苦难接走了,有的上帝容许他留在世上,经过这一波的试炼,受应有的熬炼,得应得的教训。但他 们都在上帝恩慈的看顾保守中。至于那些婴孩,相信神会把他们抱在怀中。我们已看到太多母亲的眼泪、父亲的哀号,让我们用神的道安慰他们,使他们晓得,他们 的孩子是在上帝恩典的怀抱之中。这会给在苦难中破碎的心灵,带来极大的安慰,甚至会使他们在安慰中,领受永远的福音。

上帝赐予基督徒一个莫大的应许,就是天堂的盼望。神会用永恒的时间来弥补我们今生的损失。新约圣经满载关乎天堂的美好应许:耶稣基督重临世间,开拓新天新地(启 21:1);万有秩序得以修复,地上不再有哀哭,因为不再有苦难;凡属主耶稣的都要改变,软弱、衰残、朽坏的身体都要改变,成为耶稣基督荣耀复活的新身体;我们会和所有“在基督里”过世的信徒聚首一堂,在主耶稣跟前共度永恒。

保罗说:“我想现在的苦楚,若比起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罗 8:18)又说:“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林后 4:17)

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说:“世间福乐纵千万年,岂及天堂片刻?”

5。神与人共尝苦难

“世上为什么有苦难?”这实在不是容易透悉的疑难,但我们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这可能是最重要的考虑)看:神与人共尝苦难,他为我们受苦,最后胜过了苦难,在我们的苦难中神更与我们同在。耶稣“因那摆在前头的喜乐,就忍受十字架的苦难”(来 12:2)。主耶稣知道自己要复活——我们也因着主的复活,得享永远的生命。“他们在一切苦难中,他也同受苦难。并且他面前的使者拯救他们。他以慈爱和怜悯救赎他们。”(赛63:9)

在苦难中神与我们同在(诗篇23):“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 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 他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

 

(四)我们如何面对自己的苦难?

在苦难中我们要问自己几个问题:

“我所受的苦,是不是犯罪的结果?”如果是犯罪的结果,就要求神告诉我们究竟犯了什么罪。神的灵会叫人知罪,却不会叫人陷入蒙昧不明的罪疚感之中——神不会控诉人,撒但才会控诉人。圣灵曾清楚告诉我们所犯何罪。我们必须认罪悔改,求神赦免过犯,洗清心中污秽。

“神啊,你要我学习什么?”神可能要藉着眼前的经历磨炼我们,教导我们学义。

“神啊,你要我怎样面对这件事?”

“神啊,你要我怎样去帮助和爱其他受苦的人?”

此外,就算神没有即时给我们答案,我们也不可灰心丧志。人生是一幅苦乐忧喜交织而成的图画,我们在磨难的日子决不可忘记:一切苦痛终必有完结的一天,曙光就在前头!就算我们今生不见曙光,也确知将来必能与主相会!我们要时刻仰望耶稣基督(来 12:2),因为主曾经受尽人间苦楚,可以体恤我们的软弱,我们的痛苦。

(五)结束语

“我将这些事告诉你们,是要叫你们在我里面有平安。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约16:33)
“神是我们的避难所、 是我们的力量、 是我们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诗篇46:1)

問題是:

你要這份屬祂的平安嗎?
你要这份力量和帮助吗?
你愿意在基督里,有一个平安喜乐的人生吗?
你願意此刻就祷告而祈求嗎?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