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买肉

今天送美美去幼儿园,临走前她给了我一个拥抱,说“爸爸你要去买肉肉吗?”

她的问话是有原因的。美美去年八月从北京回来,刚刚进入这MCA幼儿园的时候,不会讲英语的她很害怕,每天早上我送她时候她都哭,不让我走。后来我想了一个办法,因为她很喜欢吃肉,所以我对她说“你乖乖地在幼儿园听老师话学习,爸爸要去上班,不然就没有钱买肉给你吃了。”美美从此就让我走了,不过她自此认为,她的老爸每天的工作就是“买肉肉”。

童言纯真。

在《孟子》书中《寡人之于国也》的一文里,孟子向梁惠王阐发他的仁政思想时说:“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亩之田,勿夺其时,数口之家,可以无饥矣;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孟子在这里,把庭院经济纳入其仁政措施,向梁惠王构画了一个田宅、农桑、禽畜相结合的自给自足的小农家庭经济蓝图。

孟子不像孔子,因为可以收学生的十条束脩(腊肉)当学费而不怎么样关心耕稼园圃。孟母三迁的故事,说明孟母和孟子特别留意四邻的生业。东邻杀猪,也要问个为什么。汉代韩婴的《韩诗外传》卷九有这样一段话:“孟子少时,东家杀豚,孟子问其母曰:‘东家杀豚何为?’母曰:‘欲啖汝。’其母自悔而言曰:‘吾怀妊是子,席不正不坐,割不正不食,胎教之也,今适有知而欺之,是教之不信也。’乃买东家邻豚肉以食之,明不欺也。”孟母跟孟子开玩笑说︰“欲啖汝(要给你吃呢)。”说完之后,想到要教好孩子必须言而有信,于是当真从东邻买肉以明不欺。联系到孟母断织的故事,孟母这买肉的钱应为纺织所得。如此看来,上述孟子对梁惠王的主张应该来自孟子自己对生活的经验和感动。几千年过去了,孟母借买肉教育孟子的精神依然可敬,孟子对梁惠王所言依然不错。能有钱买肉吃肉,就是我们现代人也应该知足了的一件事。

想起我小时候,常常被家人派去买猪肉。当时,因为大家只有凭肉票才能买到的一个月吃的几斤肉,卖猪肉的屠夫因此非常神气,特别是会欺负老实人,对他看不上眼的顾客,专门切一刀带骨头的部位,几斤重量去了骨头以后就没有什么肉了。我一开始是个小孩子去买,当然备受欺负。后来我发现卖猪肉的对那些别的说普通话的小孩子就不一样,尽给好部位的猪肉。仔细想来,是因为当时我们县城的领导大都是从北方来的南下干部,这些干部和他们的家人都不会讲我们当地的江西话。所以卖猪肉的一定是认为来买猪肉,又只讲普通话的小孩子的爸妈可能会是县里的领导干部,不敢得罪。我想通之后,从此买东西时候就不讲江西话,而讲普通话了。父母发现我常常可以买到比他们去买而更好的猪肉或豆腐之类后,就常常让我去上街买了。

往事并不如烟,小时候买肉的经历,常常在我心海里浮现。

从小小的买肉之事,还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品格。《后汉书》卷八十四《列女传》第七十四章说,“河南乐羊子之妻者,不知何氏之女也。羊子尝行路,得遗金一饼,还以与妻,妻曰:“妾闻志士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况拾遗求利,以污其行乎!”羊子大惭,乃捐金于野,而远寻师学。一年来归,妻跪问其故。羊子曰:“久行怀思,无它异也。”妻乃引刀趋机而言曰:“此织生自蚕茧, 成于机杼, 一丝而累,以至于寸,累寸不己,遂成丈匹。今若断斯织也,则捐失成功,稽废时日。夫子积学,当日知其所亡,以就懿德。若中道而归,何异断斯织乎?”羊子感其言,复还终业,遂七年不反。妻常躬勤养姑,又远馈羊子。。。尝有它舍鸡谬入园中,姑盗杀而食之,妻对鸡不餐而泣。姑怪问其故。妻曰:“自伤居贫,使食有它肉。”姑竟弃之。”乐羊子之妻因在买肉吃肉上的态度和劝夫成功的故事,而名留千古。

诗人李白在《结客少年场行》一诗中写到:“舞阳死灰人,安可与成功。”说的是荆轲和其助手武阳刺秦王不成功的事情。《燕丹子》卷下说“武阳为副。荆轲入秦,不择日而发,太子与知谋者皆素衣冠送之,于易水之上。荆轲起为寿,歌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高渐离击筑,宋意和之。为壮声则发怒冲冠,为哀声则士皆流涕。二人皆升车,终已不顾也。二子行过,夏扶当车前刎颈以送。二子行过阳翟,轲买肉争轻重,屠者辱之,武阳欲击,轲止之。西入秦,至咸阳,因中庶子蒙白曰:“燕太子丹畏大王之威,今奉樊于期首与督亢地图,愿为北蕃臣妾。”秦王喜。百官陪位,陛戟数百,见燕使者。轲奉于期首,武阳奉地图。钟鼓并发,群臣皆呼万岁。武阳大恐,两足不能相过,面如死灰色。秦王怪之。轲顾武阳前,谢曰:“北蕃蛮夷之鄙人,未见天子。愿陛下少假借之,使得毕事于前。”在我看来,荆轲“买肉争轻重”,武阳在屠者面前冲动,在秦王面前大恐,已经说明两者不足以称大英雄、大壮士。他们刺秦不成,一去兮不复还,正可以预料。

英语中有一谚语:Better pay the butcher than the doctor. 中文意为“花钱看病不如出钱买肉”。说的正合我意,如果能健康,如果能让美美高兴,我就算是做天天去买肉的工作又有什么关系呢?当然买的肉,最好是北京“天福号”的酱肘子,那实在是一美味呢,可惜我们这里买不到。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