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随笔

重新解析“雅比斯的祷告” 之三:神赐福雅比斯为神国倍加门徒

各种中英文版本在《历代志上》 4:9-10 希伯来文本上存在的不全面和不准确的翻译出入,造成了许多人对“雅比斯的祷告”内容神学涵义的许多错误解读。资深华人牧师和神学教育家唐佑之博士便公开认为“雅比斯的祷告”或许有助于福音预工,但并不值得向信徒推介。许多中西方保守派的教会人士在批判“成功神学”(Success theology)或“兴盛神学”(prosperity theology)时,最常喜欢用“雅比斯的祷告”作例子,以为它就是“成功神学”的祷告典范。主张不应该在现代基督徒中提倡学习雅比斯祷告的人,常常引用圣经里《马太福音》6:31-33里 主耶稣的教训“所以,不要忧虑说,‘吃甚么?喝甚么?穿甚么?’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们需用的这一切东西,你们的天父是知道的。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 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的经文,担心“甚愿你赐福与我”的雅比斯的祷告,可能让信徒容易走入那不是以上帝为中心、时常仰望属天去看重永生的事,而是只求上帝“扩张我的境界”和“保佑我不遭患难,不受艰苦”,去遵循这样一种所谓的以自我为中心、去追求属世的事、并把上帝当作随我心、随我愿之偶像的歧途。这是读经和研经不深入,对《历代志上》 4:10 所写的“雅比斯的祷告” 内容只按目前的中英文译本里的字面翻译去理解和解释经义的结果。

《塔古姆》(英文Targum)译本是圣经希伯来语经卷的亚兰语意译本。亚兰语塔古姆一词的原意是“解释”或“意译”。 自尼希米的日子以降,亚兰语成为许多散居波斯各地的犹太人的通用语言。在基督出生前一世纪,除了在学校里和崇拜的场合中,希伯来语已经很少被人使用。 故此在诵读希伯来语经卷时必须同时把经文翻译成亚兰语。《塔古姆》译本虽是希伯来文圣经的意译而非精确的译本,却对经文提供了丰富的背景资料,可以用来帮助我们决定若干艰深经文的真意。

我把上面的《塔古姆》亚兰语意译本关于“雅比斯的祷告” 的内容,直译成中文如下:“雅比斯向以色列的上帝祈祷说:‘哦,求您确实赐给我更多的‘后裔’,在我的‘边界里(英语‘border’)‘给我倍加 ‘门徒’! 哦,愿您在我辩讲(妥拉)之时与我同在且施手助我,也能为我提供属灵的‘同伴’,这样惡念邪思就更不会来寻衅我。’ 耶和华就成就了他所求的。”

和《塔古姆》亚兰语意译本对“雅比斯的祷告” 的内容做以上相同解释的,也可见于《塔木德》(希伯来文:תלמוד‎,英语:Talmud)这个文献里。《塔木德》起源于流传了三千三百多年的羊皮卷手抄本,是一本许多犹太人至死都会研读,把其地位视为仅次于《圣经》的典籍。《塔木德》汇集了犹太人传统上口耳相传的犹太教律法条例、传统习俗、祭祀礼仪论著和注释,印刷出版于公元前2世纪至公元5世纪间。《塔木德》的Teruma 16a章节明确给我们指出了雅比斯的以下真名和身份:他的名字叫犹大(Judah),是西缅的兄弟。 他被称为俄陀聂(Othniel),因为上帝回应了他的祈祷。 他也被称为雅比斯,他在犹太人中传播 “妥拉”(希伯来语:תּוֹרָה‬,英语:Torah)。“妥拉”是犹太人律法的总和,既包括书面摩西五经”(希伯来语:תורה שבכתב‎),也包括“口头摩西五经”(希伯来语:תורהשבעלפה)。犹太人传统上认为“妥拉”中所有的教义(包括书面和口头)都是由上帝通过先知摩西在西奈山和会幕传授的,口头妥拉则包括了各个时期犹太教祭司对妥拉中内容的诠释。在每个犹太教徒眼里,“妥拉”是上帝和人类产生联系的唯一桥梁, “妥拉”的内涵就是:上帝给予人指导,用以引导他的生活。

我引用圣经和合本《历代志上》 4:10的中文经文,把《塔木德》对“雅比斯的祷告”经文逐句的希伯来语解释翻译成中文如下:“甚愿您赐福与我”,是指“如果您真的祝福我”,意思是雅比斯在为他传授上帝的教义“妥拉”而祈求祝福。“扩张我的境界”,意思是雅比斯为学生的添加而祈求祝福。“常与我同在”,是指“愿您的手与我同在”,意思是雅比斯祈求上帝的话语会留在他心里不会被忘记。“保佑我不遭患难”,是指“您将从邪恶中解脱出我,让我找到同心的朋友“。 “不受艰苦” 是指“邪恶不会让我痛苦,即惡念邪思不会变得更强烈并阻止我学习‘妥拉’”。《塔木德》解释说,上帝立刻回答了雅比斯,正如这节经文所说:“神就应允了他所求的。” 

关于“雅比斯的祷告”的《塔古姆》亚兰语意译本和《塔木德》一书互相验证,告诉了我们:雅比斯这位从急产出生时就开始受苦,也因为可能带有脑瘫后遗残疾而被他父母亲深深疼惜着的孩子,成大后成为了擅长犹太律法、传讲“妥拉”的文士家一员。

《塔古姆》和《塔木德》也共同记载了:雅比斯在他的祷告中,并没有像被诸多圣经中英文版错译和被诸多神学家与牧师误解了的那样,只求上帝来扩张他在物质上的领土/领地(许多圣经英文版翻译做的territory),他求的是上帝在他居住的‘边界’内给他倍加在传讲 “妥拉”事工上的 ‘门徒’或者‘学生‘。雅比斯并没有只求上帝在他物质生活上的‘成功’,他求的是在他传讲上帝话语的时候,上帝与他的同在和上帝的施手帮助。雅比斯并没有只求上帝免除他在生活上的患难、在肉体上痛苦,而求的是上帝赐给他在属灵道路上添加相交同心的伙伴,使他能不走独路以避免邪魔撒旦的寻衅攻击。

“雅比斯的祷告”之结果,也就是《历代志上》 4:10 所写的“耶和华就成就了他所求的”,在旧约《历代志上》 2:55里的确得到了验证。《历代志上》 2:55说:“和住雅比斯众文士家的特拉人、示米押人、苏甲人。這都是基尼人利甲家之祖哈末所生的。” 雅比斯在祷告中祈求上帝给他倍加志同道合的门徒和与神同行的伙伴,上帝就回应了他的祈祷,在以他的名字雅比斯命名的家乡,创造了一个基尼人 (Kenites)文士家社区。 根据犹太人在《塔木德》里的传统说法,这些文士,连同雅比斯,因对“妥拉”的研究及其传播的奉献而倍受尊敬。仔细阅读这段圣经的人会发现,雅比斯不是希伯来人,也不是以色列人,他不是来自犹大的以色列支派,而是基尼人“利甲家”人,意思是“凯恩之子”。传统的犹太人或拉比对这段经文的理解也证实了这一点。根据《犹太百科全书》,雅比斯是“Rechabites的Kenite(基尼人)家族的一个氏族的名字”。“雅比斯在信奉犹太教的基尼氏族群中地位显赫,尤其是在流放之后。” 犹太百科全书也指出这些基尼人成为了文士和律法师。拉比传统将雅比斯与基尼洗人俄陀聂(Othniel the Kenezite)联系起来,后者是旧约《士师记》中描述的士师之一。犹太传统将 Othniel 描述为摩西死后 bet ha-midrash(宗教学校)的负责人(Tem. 16a;Targum to 1 Chronicles ii, 55, iv. 9)。因此,雅比斯为他的学校做“雅比斯的祷告”的解释是合理的。《圣经精度本》也说,文士家指摩西在世時與亚伦一起领导百姓的戶珥的后裔。他们主要从事将神的律法教导百姓的工作,此外也作一些抄写律法的事情。文士作为传播上帝律法的老师和解释者,从文士以斯拉的時代开始发挥了其影响力(见旧约圣经拉7:6,11,12;尼8:1,4,9,13)。

作为一个非以色列族的基尼人,雅比斯强烈地祈祷 (1) 愿“以色列人的上帝”赐福给他(把他当作蒙上帝祝福的以色列人一样来对待), (2) 耶和华会增加他的家庭和宗族的人口(正如耶和华应许他的祖先亚伯拉罕和以实玛利一样),以及(3)耶和华的手会与他同在,就像以色列人出埃及一样(见申 4:34,“用一只强有力的手和一只伸出的手臂。 . .作为耶和华你的上帝在埃及为你做了”)。雅比斯恳求上帝把他包括在信仰之家有福之人的一部分旧约之内。根据历代志上 4:10,上帝应允了雅比斯的祷告,雅比斯和他的人民成为准以色列人,拥有自己的城镇,和拥抱律法、复制圣经文本的自由。所以,上帝与亚伯拉罕所立的“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创世记12:3)的约,通过“雅比斯的祷告”在雅比斯和他的亲属学生这些旧约当时的“外邦人”身上,得以部分实现。

简单地从解读旧约圣经的角度来看,如果亚兰文的《塔古姆》和希伯来文的《塔木德》对 “雅比斯的祷告” 核心内容是求神倍增雅比斯传讲 “妥拉”的门徒的解释成立,如果古叙利亚文的伯西托本对“雅比斯的祷告”实际上是雅比斯的父母亲从他一出生就为他向以色列神不断地祷告并且得到上帝的答允之结果的解释也成立,那么与其说《历代志上》 4:10记载了“雅比斯的祷告”,倒不如说是以色列的神通过雅比斯的父母亲的口告诉他,神必赐福予这位从急产出生时就开始受苦而被他父母亲深深疼惜着的雅比斯。通过“雅比斯的祷告”,《历代志》的作者以斯拉在犹太人家谱历史上特别写下了在神的祝福下,雅比斯大大传播了上帝的话语,为神的国增加了门徒, 这样一个“成功”的作为。

从站在新约时代的角度来看,“雅比斯的祷告”让我们联想到了新约里的《约翰福音》16:21。在这段经文中,耶稣以妇人生产时那样的剧痛和阵痛来比喻祂自己和门徒在受难时会经历的痛苦,而这样的比喻在旧约圣经也多次提到,并被有些新约神学家们视为是对新约里的耶稣的受苦和救恩做预表。这些比喻的例子有赛13:8; 21:3;26:7和66:7-14。 其中最有意义的应该是《以赛亚书》六十六章七至十四节,因为这段经文不仅提及产妇的痛苦,也很生动地描述了孩子生下来以后(象征着以色列人得救)那种的喜乐。犹太人还根据这些经文提出了有关”弥赛亚产难“的教义。“雅比斯的祷告”求添加门徒的内容,还让我们联想到了主耶稣基督和门徒在世的工作,就是简单的一句话:“得人如得鱼” ,即得着一班爱上帝的人,跟随主去作门徒。而上帝对“雅比斯的祷告”的祝福,也让我们联想到了主耶稣给现代所有的基督徒的大使命和最后的祝福:“你们要去,使万民做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 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19-20)。以色列的神当年是怎样祝福鼓励雅比斯的,今天的主耶稣也是如此祝福和鼓励现代的基督徒的。

以上,就是我对雅比斯的祷告内容之神学涵义的重新解析。

重新解析“雅比斯的祷告” 之二:雅比斯是受父母疼惜的急产儿

《历代志上》 4:9-10 的希伯来原文
《历代志上》 4:9-10伯西托译本记载的的古叙利亚文

布鲁斯·威尔金森(Bruce Wilkinson)博士在他著名的《雅比斯的祷告》畅销书中写到:“在希伯来语中,雅比斯这个词的意思是‘痛苦’。字面解释可以是‘他引起(或将引起)痛苦’。”他的这个结论和这个也是基督教千百年来最通常的说法,是错误的。

事实上,许多神学家们都同意, “雅比斯”的这个希伯来文יַעְבֵּץ ([ya’betz])人名实际上在希伯来语词典里是找不到有任何已知含义的词根的,它没有同源词,除了雅比斯这个名字之外没有其他衍生词。所以,BDB Theological Dictionary 《BDB神学词典》里干脆就勘定יַעְבֵּץ“雅比斯”的词根就是它自己ע-ב-צ而其含义现在属于“未知”。在经文里雅比斯的母亲用来说“我生他甚是痛苦”时的“痛苦”希伯来文原文בְּעֹצֶב,是由一个代表“Because因此、Indeed的确”之意的介系詞בְּ,再加上一个阳性单数名詞עֹצֶב而成。这个阳性单数名詞עֹצֶב在希伯来文里主要代表的是“悲伤、痛苦、劳动”的意思,词根来源于其动词ע-צ-ב。显然,只有把צ和ב两个字母颠倒一下,“雅比斯”ע-ב-צ才能与“痛苦”ע-צ-ב的字面意思勉强挂上边。但神学家们解释不清楚,如果雅比斯就是代表‘痛苦’,为什么起这个名时候非要把‘痛苦’的字母颠倒一下来用?有人戏称,也许雅比斯的母亲是想通过字母颠倒来在创造出“雅比斯”这个名字时留下一个咒语,变“痛苦”为“不痛苦”。

希伯来文旧约圣经最古老的译本,莫过于古叙利亚文(Syriac)的Peshitta伯西托本,译于公元一至二世纪的多个不同年代,载有《旧约》的四十六卷经书,其中三十九卷首正经(The Proto-canonical Books)及一卷次正经即德均译自希伯来原文。伯西托本古叙利亚文译文十分忠肯准确,但却不刻版,措词清晰优雅。上面《历代志上》 4:9-10伯西托译本的古叙利亚文被我直译中文如下:“(家谱中的)其中一位让他的父母亲特别疼惜,以至于他们把他的名字叫做‘我的眼睛’(ayny)。 他们对他说,‘耶和华必定赐福予你,扩大你的领域;祂的手必与你同在,救你脱离凶恶、免得它辖制着你。你求告祂的,祂都必将赐给你。’”

伯西托译本对《历代志上》 4:9-10希伯来文的古叙利亚文翻译有两个地方让我们感兴趣:其一,它没有像后人在翻译时做“雅比斯”ע-ב-צ和“痛苦”ע-צ-ב之间צ和ב两个字母颠倒的字面游戏,把“雅比斯”与 “痛苦”非常勉强地归为同义,而是明确地说雅比斯这个人名的意思就是“受父母亲特别疼惜,被父母亲叫为‘我的眼睛’”。而在旧约圣经里唯一另一处提到“雅比斯”但是做为地名一词的地方,也就是《历代志上》 2:55,伯西托译本却只是照雅比斯希伯来文的发音直接翻译成古叙利亚同音字(yabes)。其二,《历代志上》 4:9-10希伯来原文提到的“雅比斯祷告”,在伯西托古叙利亚文译本里却非来自雅比斯自己向神的祷告,而变成了是雅比斯的父母亲传给雅比斯的话。而且从这段话里出现了那么多次“耶和华必。。。”这样肯定的语句来看,实际上是雅比斯的父母亲从他一出生就为他们疼惜的儿子向以色列神不断地祷告并且得到神的答允的结果。所以,与其说《历代志上》 4:9-10记载了雅比斯的祷告,倒不如说是雅比斯的父母亲从小特别疼惜他,一直为他祷告,而以色列的神通过他父母亲的口告诉他,神必赐福予雅比斯。

在1657年出版的布赖恩·沃尔顿 (Brian Walton) 《伦敦多语种圣经》里,出自英国剑桥大学与《历代志上》 4:9-10希伯来原文一对一的阿拉伯语翻译,也和伯西托译本的古叙利亚文翻译同样,把“雅比斯”的字词意思翻译成了阿拉伯语“يا عيوني ” (‘我的眼睛’,读作eyouni = aynay)。把自己特别疼爱的人称作“你是我的眼睛”(ya eyouni) يا عيوني )是一种中东阿拉伯语世界常见的表达方式,以表明此人与自己的眼睛一样有价值,自己愿意像疼惜自己眼睛一样去同样疼惜此人。

相信一定有一个特殊原因存在,按照《历代志上》 4:9-10希伯来原文的说法,让雅比斯从他妈妈生他时甚是痛苦开始,就比他众弟兄背负了更重的轭,从而按照古叙利亚文和中东阿拉伯语的说法也让他的父母亲特别疼惜雅比斯,并且一直为他向以色列的神祷告去祈求祝福。而这原因又是什么呢?

希伯来文旧约圣经另外一个最古老的译本是希腊文的《七十士译本》。《七十士译本》在翻译《历代志上》 4:9里雅比斯的母亲说到雅比斯时,是这么用希腊文写的:“ἔτεκον ὡς γαβης”。StudyLight.org 的 希腊文和英语对照字典把《七十士译本》这段希腊文直接翻译为 “I gave birth in a downfall” ,我的中文翻译是“我生他时急产坠痛”。美国柏尔马神学院的托马斯·麦克丹尼尔教授则把这段希腊文翻译为“I indeed gave birth in sudden unexpected haste. 我确实是在突然出乎意料的匆忙中分娩了。”并且据此意把“雅比斯”视为“Preemie早产儿”。我相信麦克丹尼尔这位著名的神学教授在此翻译时并不了解早产儿和急产儿的微妙区别。早产儿只是是指孕周不满37周就出生的婴儿。一般情况下,从活动期到子宫颈全开,初产妇平均需要约10小时,经产妇平均约需8小时,而急产儿指的是母亲在产道无阻力的情况下,初产妇以每小时5公分以上,经产妇以每小时10公分以上的速度宫口迅速扩张开全,分娩在短时间内结束,总产程小于3小时结束分娩的情况下出生的婴儿。

急产的过程对妈妈和婴儿都会造成巨大的痛疼和损伤,这些痛疼和损伤甚至可能伴随着他们的一生。由于在急产的时候,子宫收缩过强,并且间歇比较短,胎盘的血液循环就会受到阻断,胎儿在子宫里容易出现缺氧的现象,严重的会造成胎儿窒息的危害。就算胎儿出生后,脑部也容易受到影响,可能会出现脑瘫的情况。急产属于非正常的分娩的特殊情况,概率是正常分娩的3%,而且经产妇发生急产的几率比初产妇则会更高。所以,如果雅比斯确实是急产儿,那他先有正常分娩的兄姐的几率一定很高。也许这一点解释了《历代志上》 4:9里雅比斯母亲生他时“甚是痛苦“和雅比斯比他众弟兄”受了更多的苦,背负更重的轭“之间的关联。非常遗憾的是,几千年以来基督教众多神学家和圣经的翻译者们对急产儿的认识甚至连麦克丹尼尔教授都不如,不明白旧约圣经希伯来原文בְּעֹצֶב、《七十士译本》中的希腊文γαβης这个词的全部意涵,仅仅翻译出了雅比斯的母亲生他时的“甚是痛苦”,而没有把“急产”这个含义翻译出来。也因此,神学家们更对《历代志上》 4:9里为什么要特别强调雅比斯母亲生他时“甚是痛苦“而”甚是不解“:上帝不是在《创世纪》3:16对犯了罪的女人说:“我必多多加增你怀胎的苦楚;你生产儿女必多受苦楚。”,所以女人分娩之痛不是天经地义的嘛?雅比斯的母亲生他的痛苦在神学上又有什么特殊的意思呢?

研经读经回归到旧约圣经希伯来原文和最原始的古老译本之后,我今天终于明白了,旧约《历代志上》 4:9的完整和准确的中文翻译应该如此:“雅比斯比他的众弟兄受苦负轭更重,他的母亲称他为雅比斯(意为“一个受父母亲如同对自己的眼睛一样疼惜的急产儿”),说:‘我的确在坠痛中急产生下了他。’”

我也明白了,上帝在旧约圣经《历代志》这段以色列人的家谱中,特地插入了一段有关雅比斯的故事,为的是要告诉当年刚刚从巴比伦被掳之地回归的以色列百姓:上帝就像雅比斯的母亲一样,祂亲身经历过也完全明白他们与雅比斯相同的一生痛苦,他们身上所背负的重轭和苦难祂知道;上帝也像雅比斯的父母亲如同对自己的眼睛般疼惜着雅比斯一样,疼爱着这些以色列百姓;上帝更像雅比斯的父母亲从雅比斯一出生就为他祷告一样,一直也都在为被掳的以色列百姓祷告;最后,上帝像雅比斯的父母亲亲自告诉雅比斯一样,祂必定会祝福这些生活在苦难中的以色列百姓。

感谢圣灵的带领,让我今天通过研读旧约《历代志》4:9-10,清楚地听到了,上帝藉着”雅比斯祷告”,对我说下了与祂对过去的雅比斯和以色列百姓说过的同样的话。

重新解析“雅比斯的祷告” 之一:背负重轭的雅比斯

“雅比斯比他众弟兄更尊贵,他母亲给他起名叫雅比斯,意思说:我生他甚是痛苦。雅比斯求告以色列的神说:“甚愿你赐福与我,扩张我的境界,常与我同在,保佑我不遭患难,不受艰苦。” 神就应允他所求的。”(【和合本】历代志上4:9-10)
Jabez was honored more than his brothers; and his mother named him Jabez, saying, “Because I bore him in pain.” Jabez called on the God of Israel, saying, “Oh that you would bless me and enlarge my border, and that your hand might be with me, and that you would keep me from hurt and harm!” And God granted what he asked. (New Revised Standard Version, I Chronicles 4:9–10)

关于“雅比斯的祷告”的旧约圣经《历代志上》 4:9-10 的希伯来文本一共只有三十五个词,其中“雅比斯”这个名字出现了三次,其他六个词出现了两次, 所以不同的词数实际上一共不过二十七。但是这段短短的经文在圣经不同语言的版本上却被翻译得大有出入,造成了人们对“雅比斯的祷告”神学涵义的许多错误解读,因此,有必要回归到圣经原文,对“雅比斯的祷告”进行重新的翻译和解析。

现有的所有中英文圣经版本对4:9这第一句 “雅比斯比他众弟兄更尊贵”经文的翻译都是令人质疑的,因为中文的“尊贵”或者英文“Honorable尊贵/Honored受尊重”在句子里都很拗口,和后面的经文对不顺意。没有任何一位神学家或者牧师能够解释清楚雅比斯比他众弟兄更尊贵在何处,并且更进一步解释清楚雅比斯的母亲生他时“甚是痛苦”与他比他众弟兄“更尊贵”之间有什么关联,以至于这两件事情非要放在同一句话里来说。

被翻译成“尊贵”的希伯来文原字词נִכְבָּ֖ד (niḵ-bāḏ)在旧约圣经里一共出现了108次。一模一样的同一希伯来原词在中英文里大部分既可能有“Honorable尊贵/Honored受尊重”也可能有“Burden too heavy to bear背负重轭”这两种完全不同的意思,在圣经旧约不同经文处出现。也有少部分经文把其翻译成“hardened heart心硬/固执”(例如出8:15,8:32,9:7)。我把希伯来文词נִכְבָּ֖ד涉及到这两种不同的意思的一些经文中英文翻译例子列表如下(中文翻译参照和合本,英文翻译参照NRSV):

希伯来文词נִכְבָּ֖ד在旧约圣经里的不同中英文翻译

“Honorable尊贵/Honored受尊重”的意思“Burden too heavy to bear背负重轭”的意思
创34:19 “honored尊重”尼5:18 “heavy burden of labor 服役甚重”
出14:4, 17-18 “gain glory得荣耀”代下10:14 “made your yoke heavy负重轭”
民22:17 “great honor尊贵”诗篇38:4 “burden too heavy for担当不起”
撒上15:30 “honor me抬举我”伯33:7 “pressure be heavy on重压”

旧约《历代志上》一开始就开出一份圣经里最长的家谱,用了整整九章篇幅讲到以色列的族谱。在第4章讲犹大支派的家谱时,在许多名字中,突然出现了这段雅比斯的祷告。我相信作者如此记载,一定有其深意。《历代志》成书于犹大被掳回归之后,当时波斯帝国允许被掳的以色列人回归重建圣殿(代下三十六22),但大部分百姓却不愿离开居住了七十年的巴比伦。虽然少数百姓顺服神的呼召(拉二64-65),「从巴比伦回来住在自己地业城邑中」(代下九2),重建被毁的圣殿和荒凉的耶路撒冷,但心头却萦绕着沉重的身分危机和深深的罪疚、羞辱感(拉三12-13),甚至不能体会神的爱(玛一2)。这时,神借着这份伟大的家谱,数算自己的百姓,把这些弱小、卑微的失败者的源头追溯到创造的起头「亚当」,让百姓清楚地认明自己蒙拣选的地位。神透过这份家谱所发表的,是对失败者的安慰、对软弱者的扶持、对蒙召者的坚立,正如祂自己所宣告的:「我知道我向你们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要叫你们末后有指望」(耶二十九11)。所以,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说服我们,为什么非要把希伯来文原字词נִכְבָּ֖ד (niḵ-bāḏ)在“雅比斯的祷告”这段经文第一句里翻译成“雅比斯比他众弟兄更尊贵”?为什么不可以依照同篇的《历代志下》10:14“照着少年人所出的主意对他们说:“我父亲使你们负重轭,我必使你们负更重的轭;我父亲用鞭子责打你们,我要用蝎子鞭责打你们。”的经文把《历代志上》 4:9相同的希伯来文原字词,甚至可能是相同的经文意涵,翻译成“雅比斯比他众弟兄背负着更重的轭”呢?

「轭」(yoke)原指用一根杆子,套在两头以上的牲畜的颈和肩上,使牠們能一起耕种(民十九2;撒上六7)。除了字面的意思外,轭在圣经里也有象征性的意义,指苦难、重担、磨练甚至奴役。从他妈妈生他时甚是痛苦开始,雅比斯就比他众弟兄背负了更重的轭,而当时从巴比伦被掳之地回归的以色列百姓和雅比斯一样,也都经历了「痛苦」的出生。所以,旧约圣经《历代志》这段家谱中特地插入了一段雅比斯的祷告,鼓励百姓像雅比斯一样,从生命的源头承接生命、从赐福的源头去寻求祝福,凭信心认清自己的选民身分,在悲伤中抓住上帝的应许,活出信靠仰望的生命。雅比斯仰望“以色列的上帝”,在苦难中求告上帝保佑他“不遭患难、不受艰苦”,这是最简短和最给力的祷告,于是,上帝就应允了他的所求。

三千多年前雅比斯的祷告,也光照着我们今天的处境。耶穌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 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 (太十一28-30)背负重轭的现在的我们,也应该学习雅比斯,向可以使我們心裡得享安息的耶稣而求, 活出信靠仰望的生命和使命。

王国维《蝶恋花·阅尽天涯离别苦》解析和英译

阅尽天涯离别苦,不道归来,零落花如许。花底相看无一语,绿窗春与天俱暮。
待把相思灯下诉,一缕新欢,旧恨千千缕。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这首《蝶恋花 · 阅尽天涯离别苦》词为近代词人王国维所作。王国维(1877年-1927年),初名国桢,字静安,浙江海宁州(今浙江嘉兴市海宁)人 ,是中国近代学术史上的杰出国学大师。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王国维与莫氏结婚之后就离开了家乡在外奔波。光绪三十一年(1905)春末,词人回到家乡海宁,看到原本就体弱多病而久未见面的莫氏容颜更加憔悴,已不是记忆中的模样,不禁万分感伤,写下此词。词人以花喻人,上阕怜花伤春其实都是在悲己伤人,下阕追忆旧时欢娱,感慨光阴飞逝,青春老去。 词人一改前人写重逢之喜,而抒重逢之苦,使词的悲剧色彩更加浓厚 。词中的重逢其实相当于一个导线,引出的是作者自己对时光易逝、人生别离的感慨与悲戚 。

【注释】不道:不料。如许:像这样。绿窗:绿色的纱窗,指女子居所。韦庄《菩萨蛮》:“劝我早归家,绿窗人似花。” 俱暮:都接近黑天了。也有印本写成俱莫。这里的莫是暮的通假字,也与暮一样要读同部音韵。这是古人常例,例如宋代苏东坡《石钟山记》“至莫夜月明,独与迈乘小舟,至绝壁下”里“一文中的莫”也为“暮”之通假字。通假字是中国古书的用字现象之一,“通假”就是“通用、借代”。由于种种原因,书写或者印刷者没有使用本字,而临时借用读音相同或者相近的字来代替本字,其特点是“因音通假”。待把:本来准备。朱颜:青春年少的容颜。李煜《虞美人》:“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辞树:离开树木。

近代词评家陈邦炎评论王国维这首词说:“在静安眼中,人生的苦海,从时、空两方面看都是无边无际、没有尽头的。”那么,词人王国维是怎样从时间和空间两方面在这首词中一层层表达自己的内心痛苦呢?从时间角度来看,词人先写到过去天涯离别之苦,再写到刚刚重逢时的黯然神伤,再写到相见之后“无一语”直到黄昏的无奈,再写到晚上灯下倾诉时一缕新欢和无穷旧恨的对比,最后写到第二天早上起来看到镜子里头的朱颜之改变,一层层表现了词人内心的痛苦和感叹。从空间角度来看,词人先写到了让人怅恨的天涯远处,再写到归家之后地上的花朵零落,再写到绿窗前与渐暗的天色一同消逝的暮春,再写到近处灯下对相思的倾诉,最后写到镜中衰退的红颜和窗外树下凋零的花朵,一层层渲染了词人眼里的凄清悲凉的艺术境界。

【白话译文】我以为已参透天涯离别的痛苦,想不到归来时百花如此零落的情景,却依然让我看不下去。整个白天我们都千头万绪噎满胸间在花树下相对无言,直到绿窗前的暮春与黄昏渐暗的天色一同消逝。

我本准备在萤萤夜灯下把相思细细诉尽,可每一点点心里新涌起的欢娱,都勾起了无数的旧恨。这人间所有美好的东西都难长留,就好比早起从梳妆镜子里看到的那衰退的红颜和那树底下飘零满地的落花。

“阅尽天涯离别苦”这个开头句不容易被翻译成英文,因为中文里的“阅”字含有亲身经历和知悉他人体验的双重“阅历”之意。而英文里有关离别之苦最有名的金句莫过于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剧第二幕第二场里面的“Parting is such sweet sorrow. 离别是如此甜蜜的悲伤”,朱丽叶之所以把离别的悲伤描述成甜蜜是因为她期待第二天就可以与罗密欧再见,所以我相信阅尽天涯离别苦之后的王国维心里一定不会同意这样的说法。另外难被翻译的还有“一缕新欢,旧恨千千缕”这句。中文诗歌里的“一缕”指的是“一丝丝、一点点”的意思。台湾出身的美国学者涂经诒(Ching-I Tu)博士把“一缕”当成“一小段线skein”将这句诗翻译成“One skein of new joy, A thousand skeins of old regret.”,但英文里描述点滴欢喜的常用句为“a wisp of joy”。

小子不才,把这首《蝶恋花 · 阅尽天涯离别苦》词英译如下:

To the Tune of Butterflies Chasing Flowers
By WANG, Guowei (1877-1927)

Parting ten thousand miles away is not such sweat sorrow,
For I have just returned home
Only to see blossoms scattered ground like there’s no tomorrow.
Beneath the flower tree, we sat in silence all day,
Until both the evening twilight and Spring by the green window faded away.

It took more than one candle to light up my story of lovesickness,
For a wisp of new joy
Always stirred up a thousand wisps of old bitterness.
Nothing lasts long enough in realities:
Rosy cheeks are disappearing from the mirror and flowers falling from trees.

旧人藏秀栽丁紫

从庚子年到今年的疫情严重,但家里前庭后院的花草却长得格外好,有图为证。感恩并作此《旧人藏秀栽丁紫》七绝诗为念:
“旧人藏秀栽丁紫,小子偷闲植草堂。春和庭香端自笑,赏花衔惠意难忘。”

信河的阳光

信河的阳光

我喜欢你,
不声不响地浸润着河水,
如同早先你消失了一样。

你一定在远处聆听着我,
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
但心灵的耳朵却都知道。

和管登《九日陪叶令尹游罗田岩》七律诗

给自己安排的岁末最后一道国文作业,是想象中回到故乡的罗田岩,撰写和管登《九日陪叶令尹游罗田岩》诗一首。故乡的罗田岩是历代名人摩崖石刻众多、丹山碧水的风景名胜地,有朱熹题字、周敦颐诗、岳飞题字、文天祥集句及王阳明、罗洪先等理学名家题刻,也为周敦颐《爱莲说》一文诞生和题刻之处。管登为中国理学宗师王阳明首足,被誉为“雩阳五子”之一。甫田郑纲评价管登说:“管公为新建(王阳明)高足,得师授,故其心精,为学专,故其政达。由公之政以观学,由学之用以观心,可谓上不负君师,下不负所学者矣”。管登诗作流传下来的非常少,我知道的仅有《九日陪叶令尹游罗田岩》这首立意高古清远并有浓浓理学气的一诗。诗云:“石洞重来非昔年,追陪冠盖数蓝烟。看花兴浅诗常涩,陟怙山高望欲穿。松罩白云巢野鹤,涧飘丹叶落前川。山公有约还重赏,石上留题许共传。”


小子不才,在庚子年末,和管登《九日陪叶令尹游罗田岩》七律诗如下:“北国严霜逐翌年,遥思故土草如烟。千林疏际松常直,淤泥埋深莲欲穿。罗壑层层生紫气,雩江曲曲下西川。前贤妙韵今应尽,后进新歌续旧传。”

庚子年和杜甫七律《登高》

据说,唐代的杜甫正是在他的生日里,写下了这首《登高》的七律诗:“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所以,我也效法学习杜甫,和诗一首《庚子年 生日有感 和杜甫登高七律韵》 :

万里寒风弄笔才,天涯泼墨雪花开。
空山自是人间景,快意何须物外来。
世事蹉跎催华发,沧桑喜怒付烟灰。
凭谁说与东坡老,两三诗词下酒杯。

鹧鸪天 · 独曲蝉声不忍听

今天是中元,填了以下这首《鹧鸪天 · 独曲蝉声不忍听》词来纪念我亲爱的那些逝去的亲人、老师和同学们:
独曲蝉声不忍听,树犹如此况生平。
夏花早去长相忆,夕照迟来惜别情。
千古事,莫不成,一场虚空客人行。
凭栏又到中元日,更美家乡数晚晴。

辛弃疾《青玉案·元夕》英译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这首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词不可解析与多讲,一讲便成画蛇添足,破坏了那作者看尽人生繁华、历经苦心痴意之后的辛酸一瞬和悲喜莫名的境界。王国维《人间词话》曾举此词,以为人之成大事业者,大学问者必皆经历三个境界,而此词的“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境界为第三重最高境界。而站在灯火阑珊处的“那人”,岂不是自甘淡泊,宁可过寂寞的闲居生活也不肯与南宋投降派同流合污的词作者的自我写照?

小子不才,把这首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词英译如下:

LANTERN FESTIVAL – To The Tune of Green Jade Cup
By Xin Qi-ji (1140-1207, Song Dynasty)

On this night of flowers glowing on a thousand trees,
The East wind also brings showers of sparks fireworks to streets.
Precious horses and carved coaches emit fragrance en route.
In the air is lovely music from pan flute,
The full moon shines its magic light,
While dolphin and dragon lanterns are dancing all night.

Decking with gold threads, silver moths, and jade ornaments,
Pretty women laugh, chat, and leave behind trails of scents.
A thousand times in crowds I search for her in vain.
Suddenly I glance back again,
I see her standing alone at the very place,
Where the lantern lights are spar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