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隐《乐游原》诗解析和英译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李商隐《乐游原》

清代诗人程梦星在他的《李义山诗集笺注》一书中如此解析这首晚唐李商隐的《乐游原》五绝诗:“此诗当作于会昌四、五年(844、845)间,时义山去河阳退居太原,往来京师,过乐游原而作是诗,盖为武宗忧也。武宗英敏特达,略似汉宣,其任德裕为相,克泽潞,取太原,在唐季世可谓有为,故曰‘夕阳无限好’也。而内宠王才人,外筑望仙台,封道士刘玄静为学士,用其术以致身病不复自惜。识者知其不永,故义山忧之,以为‘近黄昏’也。” 乐游原在长安(今西安)城南,得名于西汉初年。《汉书·宣帝纪》载,“神爵三年,起乐游苑”。汉宣帝第一个皇后许氏产后死去葬于此,因“苑”与“原”谐音,乐游苑即被传为“乐游原”。对此《关中记》有记载:“宣帝许后葬长安县乐游里,立庙于曲江池北,曰乐游庙,因苑(《长安志》误作葬字)为名。” 乐游原是唐代长安城内地势最高处,登上它可览胜长安城,成为唐代游览胜地,文人墨客经常来此做诗抒怀,诗人李商隐便是其中之一。

【白话译文】:傍晚时份的我心情不佳,驾车登上了古代的乐游原,来观看长安城的晚景。那夕阳下的万物披上了绚丽的金光,景色是多么动人。但是很可惜的是好景难留,不一会儿这美景就将会变成暮色。

从宋代文人许顗编的《彦周诗话》,到清代宋宗元编的《网师园唐诗笺》、朱鹤龄笺注的《李义山诗集笺注》和俞陛云《诗境浅说续编》等经典诗评专著,都认为李商隐这首诗里写的“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之句是在感叹岁月匆匆,美景不长、身世迟暮的无限伤感。但到了现代,知名的“红学泰斗”周汝昌先生,却在他的《唐诗鉴赏辞典》一书中称千年来大家都理解错了。他说“玉谿此诗却久被前人误解,他们把‘只是’解成了后世的‘只不过’、‘但是’之义,以为玉谿是感伤哀叹,好景无多,是一种‘没落消极的心境的反映’,云云。殊不知,古代‘只是’,原无此义,它本来写作‘祗是’,意即‘止是’、‘仅是’,因而乃有‘就是’、‘正是’之意了。别家之例,且置不举,单是玉谿自己,就有好例,他在《锦瑟》篇中写道:‘此情可待(义即何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其意正谓:就是(正是)在那当时之下,已然是怅惘难名了。” 按周汝昌先生的理解方式,李商隐这十个字应该做如下解:夕阳无限美好的时候,正是接近黄昏的时刻。这样理解后,李商隐原诗不但没有了愁绪,还有了一丝自我宽慰和积极向上的勉励。

但是,“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这样的感情与遭遇,难道一定要等到“正是”追忆之时,才会让人怅惘吗?而且李商隐写的诗里用到“只是”一词的并不只限于《乐游原》和《锦瑟》这两首。明显地做“只不过”解比做“正是”解更合适的其他例子有:“姮娥無粉黛,只是逞嬋娟”《月》、“年华无一事,只是自伤春。”《清河》和“杨朱不用劝,只是更霑巾。”《离席》,而可做“就是”/“正是”解的其他例子有:“殷勤报秋意,只是有丹枫。”《访秋》和“如何湖上望,只是见鸳鸯”《柳枝五首其五》。因此,确定《乐游原》里的“只是”真正意义的关键,还是要由诗人创作这首诗时写作背景和格调去倒推了。

李商隐(约813年~约858年),字义山,号玉谿生,怀州河内(今河南省沁阳市)人。李商隐所处的时代是国运将尽的晚唐。开成二年(837年),他二十五岁时因唐朝宰相令狐楚和令狐绹父子的推举而进士及第。不久令狐楚死,李商隐得到了泾原节度使王茂元的器重,成为他的幕僚和女婿。这桩婚姻将李商隐拖入了晚唐牛李党争的政治漩涡,因为王茂元与李德裕交好,被视为“李党”的成员;而令狐楚父子属于“牛党”。因此,李商隐被很轻易地被解读为对刚刚去世的老师和恩主的背叛者。会昌二年(842年)秋天,李商隐的母亲去世,他不得不离开在京师秘书省的九品正字职位,丁忧三年,至会昌四年(845年)末。而会昌三年(843年),李商隐的岳父王茂元在代表政府讨伐刘稹叛乱时病故。王茂元生前没有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帮助李商隐的升迁,但他的去世,无疑使李商隐的处境更加困难。如果程梦星《李义山诗集笺注》一书认定的这首《乐游原》诗写于会昌四、五年(844、845)间的时间为真,那么这时的31岁的李商隐正处母丧丁忧的末期和岳父王茂元去世后的第二年,心情应该是糟糕到了极点之时候,因此李商隐通过诗歌来排遣心中的郁闷和不安(“意不适”),应该是他当时的写作心情的真实写照。所以,周汝昌先生对李商隐《乐游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之句做乐观和积极向上之理解,应该与作者写作背景以及诗中首句“意不适”的描述不符合。

对诗词格律有了解的人会一眼看到这首《乐游原》五言绝句诗的头句“向晚意不适”,不仅仅是“三仄尾”,而且更是走极端连用了五个仄声字。晚唐格律体(近体诗)已经完全成熟,作为晚唐诗坛最高峰的李商隐自然是运用娴熟,格律应该不会出问题,因此他写了对句“驱车登古原” 平仄连起来就是:“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这是对“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格式出律的拗救。李商隐是故意这样写的,因为他类似这样三仄尾及全仄的诗,还有不少,例如他的另一首有名的《落花》诗。李商隐和其它唐人在写感情比较奇特的诗歌时,首句常大开大合,用发音来引起读者重视的时候,经常会采用三仄尾甚至少见的全仄声字这种出律的开头,称为“音韵陡峭,如怪石林立,破空而出”。龙榆生先生在他的《唐宋词格律》一书里,也特意说了唐宋诗人常常会故意在诗词中连用全仄声字,做“激昂悲切”之声。上海古籍出版社原总编辑赵昌平先生在他写的《唐诗三百首全解》一书中指出:“向晚意不适”,连用五个仄声字,有效地传达了诗人因天色薄暮而触发的抑郁低沉心情”。虽然这首诗的后三、四句诗人回到了正常的律句,音声转为标准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而开始平和下来,但这首诗的整体格调还是因首句全仄、全诗仄声字占六成以上而做悲切悲哀解。所以,周汝昌先生对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之句做乐观积极之解,与本诗主体悲观的写作格调不符。

许多人也把李商隐这首著名的《乐游原》诗翻译成了英文,其中包括著名的翻译家许渊冲先生。他是这么翻译的:

ON THE PLAIN OF TOMBS
By Li Shangyin

At dusk my heart is filled with glooms;
I drive my cab to ancient tomb.
The setting sun seems so sublime.
But it is near its dying time.

许先生把诗的题目翻译成了“On the Plain of Tombs”(意指墓地高原,这里的墓地用了英文的复数词Tombs),但把诗里的“古原”翻译成单数的古墓ancient tomb。李白在他的《忆秦娥·箫声咽》写到“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强调乐游原上的“汉家陵阙”,而杜牧也有《登乐游原》“看取汉家何事业,五陵无树起秋风。”说到登上乐游原,可以看到汉代五个皇帝的陵墓。许先生将乐游原译为英文的复数墓地,可以直观地将诗的忧愁基调体现出来,我认为是合适的。但是我觉得他把“近黄昏”的夕阳翻译成“near its dying time”(夕阳接近临死了),并不符合诗人的原意。李商隐写《乐游原》时候抑郁悲观不假,但我们很难想象,时年才31岁、而且知道自己很快就要解除丁忧重新回到京师的李商隐,会把夕阳美景联想成夕阳将死。我认为,许先生如此的英文翻译,是走向了周汝昌先生对本诗做乐观格调解析的另外一个负面极端,没有达到诗词翻译信、达、雅的境地。

本人不才,把李商隐这首《乐游原》诗英文翻译如下:

On the Plain of Leyou Tombs
By Li Shangyin (Tang Dynasty 813-858 A.D.)

At dusk my heart is full of glooms,
while driving my cab to ancient tombs.
The sunset is so charming,
were it not that twilight is falling.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