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末信河随感

渐觉东风吹岁尘,六花初缓见河身。云耽乡梦犹长夜,冰觅梅魂最瘦人。客去了知情是幻,寒来惟与月相亲。经年信水清依旧,欲涌霜桥赋白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