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罢低眉无写处

夏天的日子,窗外间后院的天空,被高高密密的树叶所染,空气都好像缠绵着绿。气温突而变得很热,但一场阵雨过后,又急剧凉下,人便容易感冒起来。于是给自己冲了一杯菊花茶,打开玻璃窗门,穿过清新的绿气,和那被丛林遮掩着的信河亲近。

时光就像河水一样不停地流淌,一转眼,就成了背后的景。

不是所有的过往,都会在光阴的接替中囤积。不是所有的记念,都能在流年的碾转里留下。小时候曾经有过的过目不忘、听音留耳,到如今却常常是转眼失忆、忘东掉西。

可是总有一些人、一些事和一些时光,就像这空气中的绿,会渗透到骨髓里,浸入心田里,并像这六月的雨,时不时地一阵而来,搅入脑波。

其中,包括二十年前的那个六月,那个可能影响到了整整一代人,也甚至深深改变了我的人生、信仰、情感的六月。知道今年世界各地有比以往更多的人,在不同的地点聚集一起记念这日子。可我却选择了自己一个人,在这静静的清晨,默默无言于信河的潺潺流水傍,以清风为酒,以野花为祭,不单单因为那道时光的分水岭,也不单单因为那二十年来再也未见的人。

日光之下的变化,掌握并不在于人。而我们既然生活在这不止一人的世界,个体的所行所为与群体社会就不可能断然分割而毫不相干,就算说为自己而活可以无需对他人有所交代,就算说外交辞令也不容他人干涉指点,却也至终逃不过这命中之定,因为或早或迟,就算是那不相信有上帝的人,也总有一天,会面对那心灵的镜子,要凭自己的良心,做一个交代。

以心灵为镜,今天拥有的容颜衣饰,就不能抵消镜子上昨日的浮尘划伤。而镜子的伤害既然当初就已经明明白白,又何必期期艾艾地要盼望那伤镜之人为之平反?

胜过伤害和平反的,莫过于原谅和宽恕,谅恕别人,也谅恕自己,因为在良心和上帝面前,我们每个人都有着亏缺和不能自夸。

这几天看了台湾检察官林勤纲对陈水扁的诉讼发言,很有感慨。在法庭上,本该严肃的法律人却痛哭流涕,本该追心的被告者却傲慢无情。扁案的法律責任有待于法院的判決评价,但法不外乎人情,扁案的意义并不在于我们个体是否对纸面上的法律条文有个基本的持守,更在于社会特别是掌权者应该抱着一个什么样的道德和清廉的良知标准来衡量我们现在的所作所为,而我们又希望给我们子孙的心灵带来一个什么样未来的期待和敬从。

而律法和良心的作用,仅限于让人知罪认错,但却解决不了罪错的问题。

时间真地过得很快,二十年一晃就过去了。翻开自己的记忆,发现那一个个过去时刻的自己,有陌生的,也有熟悉的,让我既惊讶又感恩。陌生和惊讶的是,我也曾经惶恐过,迷离过,无奈过,错误过。。。熟悉和感恩的是,在自己心灵的深处,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这事是错还是对,那事可做还是不可行。而朦胧中又似乎总有一只温暖的手在拉着我,带领和帮助我走出欢喜、悲伤、软弱、喧嚣、暧昧。。。

那声音是良心,那温手是圣灵。

这个多了一天假期的周末长而短。想给远方联系却未果。牵挂和想念,就这样被弥漫凝结在早晨的绿色之中。

看着那缓缓流动的信河水,在前进中不断地变幻成各种形态,忽而似飘落不尽的雨珠,忽而像跃跃欲试的海浪,忽而又如悠游自在的云朵……极尽想像,也难以形容这些无穷无常的变幻。这一刻,我不再回忆,不再想念,只静静的等待,下一个瞬间会有怎样意外的变化。

吟罢低眉无写处。

我实在应该感恩,在时光抚平划伤、岁月熄灭骄傲、流年掩盖错犯之后,我依然能有此刻的身心,平安适静地在这里,观望着这一片绿树,凝视着这一条河流。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