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在国标之外

每天的我都会到一些网站中潜一次水,了解当天的新闻和资讯,这些网站中包括《新语丝》。在当年世界上还没有出现网页这东东的时候,我从一开始就已经是国际网络中最早采用中文张贴的新闻组ACT的常客之一了,而一年之后ACT的 活跃分子中则包括了后来成为了《新语丝》网主的方舟子先生。我天天看《新语丝》有两个原因。一是我对方舟子以科学的态度大胆揭露国内学术腐败的精神很钦 佩,看《新语丝》有助于我了解中国学术领域里发生的时事。二是我常常把方舟子在《新语丝》登出的有关对基督教的信仰批判和对进化论的辩护文章,来作为自己 准备教会主日学课程的参考文献。虽然我对方舟子这位生物学博士的大部分有关批判基督教的观点都并不赞同,但他的这些观点往往是以学术角度着手来阐述,科学 逻辑性很强,并不容易被人反驳。在我个人看来,华人基督教中一些特别有名的牧者和传道人,包括唐崇荣牧师、吴宣伦博士和同样是生物学博士出身并写下《游子 吟——永恒在召唤》一书的 冯秉承牧师(里程博士)在“进化与创造”这个有关基督教护教学最重要的话题之一上,都不是方舟子的对手。认识到这一点,常常让我提醒自己,自己要学习谦 卑,在准备教会的主日学课程时候要更细心和认真。所以,我常常认真读方舟子的批判基督教信仰的文章,围绕他的一些批评论点,以科学严谨的态度查找证据,一 一查证反驳,来促进自己对“进化与创造”这个问题的深入了解。

面对最近的三鹿奶粉事件,《新语丝》里方舟子写了一篇《“蛋白精”的骗局》的文章,他在文章中认为:“只有改进(测定奶粉蛋白质含量的)国家标准,堵住漏洞,才能挽回人们对国产乳业的信心。”方在文章里讲:蛋白质是牛奶中的主要营养成分,国内鲜牛奶包装上都会注着蛋白质含量为100毫升≥2.9克,以表明符合鲜牛奶的国家标准(100毫升≥2.95克)。国内食品工业上普遍采用的、被定为国家标准的是凯氏定氮法。但凯氏定氮法实际上测的不是蛋白质含量,而是通过测氮含量来推算蛋白质含量。如果有人往样品中偷加含氮的其他物质,就可以骗过凯氏定氮法获得虚假的蛋白质高含量,用兑水牛奶冒充原奶。国内有不少“生物技术公司”在网上推销“蛋白精”,其实就是三聚氰胺渣。三聚氰胺含氮量高达66.6%(含氮量越高意味着能冒充越多的蛋白质),白色无味,是理想的蛋白质冒充物。在饲料、奶制品中添加“蛋白精”冒充蛋白质,在国内是公开的秘密。方舟子建议,应该改进国家标准。比如检测牛奶氮含量的国际标准(ISO 8968)就先用三氯乙酸处理样品,让蛋白质先形成沉淀,过滤后,分别测定沉淀和滤液中的氮含量,就可以知道蛋白质的真正含量和冒充蛋白质的氮含量。

方舟子讲到中国国家标准,让我有很大的感触,想起和自己专业有关的也是涉及到国标的一件事。今年四月我回国与另外国外两位专家一起,给中石油的一些技术人员 上培训课,顺便参观了一个有名的中国国家级检测中心。一进检测实验室,不到一分钟,我们三人马上指出其实验室与我们专业有关的一个最最重要的实验设备和方 法有严重的错误,与国外使用的方法标准不一致。这个实验方法是通过电化学原理来检验产品的一项重要性能指标。国际标准要求参与电化学反应的阳极要有足够长 度或者宽度,而这个检测中心使用的阳极面积极小,比小米粒还小。国际标准要求实验的试液要在检验过程中不断补充和定时换新,但这个检测中心用一个橡皮盖子 紧紧把试液杯塞住,试液不会蒸发掉,所以检验过程中不被补充和换新。我解释道:使用的阳极面积太小,意味着给的电化学电流密度很小,因此电化学速度就慢 了;而把试液杯密封塞住,是省去了试液需要补充和换新的麻烦,但同时也把空气中氧气隔开了,试液杯里一开始的氧气被电化学反应还原之后,如果没有新的氧气 进来,反应速度就当然慢了。所以这两方面加起来,就会得出虚假的数据,把本来不合格的产品都检测出合格来。我问这个中国国家级检测中心的技术人员:这么简 单的电化学原理,我讲的你们都明白?答:是,您一讲我们就明白了,但我们从来没有这么去想过。我又问:国内其他的单位是不是也是用同样的设备和方法这么来 检测的?答:是,因为中国有关这项检验方法的国家标准就是这么定的,他们做的,是完全与国标符合的,而且这国标还刚刚被审定过,参加审定的都是国内行业里 赫赫有名的教授或者“教授级”的高级工程师。我 心里说:这可是大事,这可是涉及到用在许多国家重点工程比如说现在的西气东输二线工程上的材料是不是真正合格的大事。我考虑了再三,在第二天我们三位国外 专家与中石油管道主要负责领导的见面会上,向他不客气地提出了这件事。但快半年过去了,我还没有听到国内是怎么处理这件事情的。只不过前两天,国内给我发 来了电子信,请我提供更多的技术资料。

据说,三鹿奶粉事件之后,国家发改委已经开始要对中国测定奶粉蛋白质含量的国家标准进行重新审改,但愿这项工作能够早日完成,以让现在可怜得不知道应该和可以吃什么的中国一般老百姓,能够至少早点吃到检验合格的奶。

但我明确地知道,也相信所有的中国人,不,只要是个“地球人”都知道,这些问题的关键绝对是在国标之外。

问题的关键也许离不开人的“罪性”和“良心”的层次。可惜,不相信基督,非常相信科学,常常骂别人为“弱智”的方舟子,可能不愿意在这个层次上来讨论,所以才会认为“挽回人们对国产乳业的信心”之路只有“国标”的“改进”。

就 算这有毛病并出了大事的测定奶粉蛋白质含量的国家标准问题解决了,但这被我们一眼就看出毛病的材料电化学性能的检验的国标问题怎么办?其他没有被看出毛病 的国标怎么办?被看出了毛病但还没有出大事或者出了被人隐瞒不报的国标怎么办?我们就算今天解决了奶粉的国标问题,能不能保证明天就不会出现什么别的什么 食物、用品的事?

愿上帝保佑吾国吾民。阿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