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末的巴黎

几周前的我,人在法国的巴黎。

从来没有想象自己会像这个样子,一边耳里听着歌曲和介绍,一边坐在双层巴士顶部看风景,在一个城市里绕圈而行,两个半小时绕完一圈之后,竟又绕行一次。

有名的城市去过不少,有喜欢的,也有不喜欢的,更多的是不以为然。太多的城市都有太多的拥挤、乏味、干枯和窒闷。

巴黎给自己的感觉却有点不同。

春末和熙的阳光洒在身上,微风从塞纳河习习吹来,古老却面貌崭新的不同建筑从眼前一幕幕地晃过,让人竟不知道时间是如何溜走的。

塞纳河绕着个大弯穿过巴黎市中心,呈“之”字形向西流淌。有这样一条干净的河流流过的城市是幸运的,空间里增添了不少妩媚的色彩与诗意。沿塞纳河有36座风格各异的桥梁,被这绕城而行的巴士经过和可以望到的不少。而每一座桥就是一个风景,让手上的相机都没有片刻喘息之机。

巴士的起点在埃菲尔铁塔,铁塔让自己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早就知道它光每七年一次的刷漆就要耗费包括聚氨酯面漆在内的65吨涂料,而有人曾说如果采用我这位所谓的业内“Guru”设计的防护系统可能它也就最多十年才需要刷一次涂料。陌生的是这个钢铁巨人让自己站在它的脚下、仰望塔身的时候,感到个人是如此特别的渺小,如是的感觉只有二十多年前我第一次到北京,置身在早上游人稀少的宽阔的天安门广场时才有。

巴黎的空气里都恨不得浸染上文化的色彩。罗浮宫里包括达芬奇的《蒙娜丽莎》、米洛斯岛的《维纳斯》、米开朗基罗的《胜利女神》和路易十五的加冕皇冠等在内的40多 万件珍品,奥赛博物馆中莫奈、凡高、罗丹等大师的作品,西岱岛上巴黎圣母院低沉绵长,荡气回肠的报时钟声,全部令人对人类文明的伟大赞叹不已。但我个人更 喜欢的事有二:一是仔细观看巴黎画家们在街头摆出的他们自己的作品,其中有不少有才气的画,如果不是因为嫌飞机行李搬动的麻烦,其实应该买下来;二是在通 向著名的法兰西学院的步行桥“院士桥”上一边散步,一边观看桥下塞纳河夕阳下的流水。法兰西学院是法国的最高学术权威机构,主要任务是负责编纂法语辞典以 及颁发文学奖。学院只保留40把院士座椅,也只有当在位院士辞世后,方能选出新的院士。

这次到访很有意思,我头天中午是在戴高乐广场的古老凯旋门前的一家装饰非常考究和中国化的中餐馆吃的午饭,吃完之后在有很多奢侈品商店和咖啡馆的香榭麗舍大道转了转。第二天则是我这次公务出差的主题――与法国最大的道达尔(Total)石油公司的技术部门讨论2010年计划建成的一条世界目前水深最深(3000米)的深海管道的绝热保护体系的设计规范,中午便在道达尔公司所在的地方,正好也是号称为新凯旋门(La Grande Arche)下面的一家现代化的法式餐馆吃的午饭。新凯旋门位于巴黎中轴线的末端,是同埃菲尔铁塔一樣具有影响力的法国近現代建筑。这个高110米,深112米,橫跨度108米的巨型门始建於1984年,历时6年,1989年 工程全面峻工。这沿中轴线而建的一末一中的新旧凯旋门,和有二百多年历史的罗浮宫门前呈现现代化玻璃金字塔一样,让古老的巴黎在新旧文明的交相辉映中充满 朝气和品位,这一点可能是巴黎这个城市最让我喜欢的地方。与巴黎相比,同样拥有众多博物馆和旧建筑的伦敦,常常让我有当年的日不落帝国现在终于看到了日落 的感觉;而让许多人觉得变化之大的上海,让我常常想,应该是见过了世面的精明上海人,为什么会允许那像一串脏红糖葫芦的建筑不相称地建立在外滩边,还叫它 为“东方明珠”?

春末的那一天,我坐在香榭麗舍大道拐弯的一个法式餐馆室外的桌子上,一边在面包片上抹着鹅肝酱吃,一边看着不单调的城市风景。有一种放松,还有更多淡淡的平静,如阳光一样温和地撩过我的肩膀。

One response to “春末的巴黎

  1. 好美的文章!竹官,读你的文章让人心灵宁静。谢谢你重新开<竹官物语>。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