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的瘟疫

美国《读者文摘》杂志2007 年对世界上32个国家城市的居民诚信度进行了一个调查。具体的做法是,工作人员将总共 960 部崭新的手机, 按每个城市30部的同一数目分别“丢失”在该城市繁忙的公共场所,然后在暗处观察捡到手机的人的反应。根据手机物归原主的数量,《读者文摘》排出了这32个城市中谁最诚实的名单排名榜。

排名 城市 国家 30部手机回归数
1 卢布尔雅那 斯洛文尼亚 29
2 多伦多 加拿大 28
3 首尔 南韩 27
4 斯德哥尔摩 瑞典 26
5 = 孟买 印度 24
  马尼拉 菲律宾 24
  纽约 美国 24
8= 赫尔辛基 芬兰 23
  布达佩斯 匈牙利 23
  华沙 波兰 23
  布拉格 捷克 23
  奥克兰 新西兰 23
  萨格勒布 克罗地亚 23
14= 圣保罗 巴西 21
  巴黎 法国 21
  柏林 德国 21
  曼谷 泰国 21
18= 米兰 意大利 20
  墨西哥城 墨西哥 20
  苏黎世 瑞士 20
21= 悉尼 澳大利亚 19
  伦敦 英国 19
23 马德里 西班牙 18
24 莫斯科 俄国 17
25= 新加坡 新加坡 16
  布宜诺斯艾利斯 阿根廷 16
  台北 台湾 16
28 里斯本 葡萄牙 15
29= 阿姆斯特丹 荷兰 14
  布加勒斯特 罗马尼亚 14
31 香港 中国 13
  吉隆坡 马来西亚 13

《读者文摘》杂志这实验,虽然以统计学的角度来说从取样和分析方法上都谈不上很科学,却也让人们管窥了一下普通人在利益面前做出的不同选择。

也很难说这32个城市的诚实度排名榜到底是否与该城市居民的宗教信仰关系多大,虽然从人口统计来说,排名前4名的城市多数居民都是信奉上帝、承认人有罪性的基督教(包括天主教徒),特别要提的是排名第三的南韩首尔,拥有所有亚洲城市中最高的基督徒人口比例。与传统上我们认为南韩的文化主要受中国汉文化影响之表观论断不同,基督教文化是现代南韩文化的主流,但我宁愿相信,也许这些仅是一个巧合。

我觉得更有意思的是,那些集中了有“礼仪之邦”文化传统的中国人的城市,比如新加坡、台北和香港,都不约而同地被排在这诚实度排名榜的末端。

我看到这篇《读者文摘》杂志文章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32个实验城市为什么没有中国大陆的任何一个城市?而如果有的话,那会是一个什么结果?我对此深感好奇,但很遗憾的是,我不得不承认,我心里对其结果会不会好于吉隆坡这件事,不敢乐观。

三 年以前,我曾经在北京参加一次圣诞晚会完毕回家的路上,在快到家门口的出租车上打了一个电话告诉我就要到家了,离开出租车之前却忘记检查座位,开门就下, 进了电梯。坐电梯上楼的中途我就意识到,我把自己的手机留在了出租车的座位上。前后不到两分钟,我一进家门,马上就给自己的手机打电话,电话通了一下,马 上被人接了并截断,以后再也不通。接着给出租车公司电话号码打电话,公司调度员联系到那辆出租车司机,那司机断然否定车上有手机,也说没有听到什么手机 响,这手机就这样没有了。

一 年多前我到西安出差,下飞机坐出租车到住宿的酒店,和出租车司机聊天,他给我讲他赚钱多么不容易。我一时心软,虽然知道他这辆出租车到市区的价钱比别人事 先告诉我的要贵二十元钱,但二十元对我来说并不是那么太在乎的事,我能有帮人的机会就帮吧,便告诉这出租车司机我离开西安的日子,让他在那天准时来酒店接 我,我很把自己手机号码告诉了他,叫他万一有什么问题就提前给我电话告我。这司机高兴极了,信誓旦旦给我保证,他到那天一定提前五分钟到酒店门口等我,不 耽误我的事情。结果到了那天,我准时出了酒店门口,左右一看没有见他的影子。而旁边有许多出租车司机在不断邀客上车,被酒店的门卫制止(后来有人告诉我, 西安的黑车和秦始皇兵马俑一样齐名,别看这些停在酒店门口的出租车都有牌照和出租车记号,但都是黑车,他们不会在路上老老实实辛苦跑路,专门停在酒店门口 宰外地人。虽然我这老外看不出来,但当地酒店的门卫清楚得很)。后来过了有五分钟没有见到我原来预定的那出租车司机,与我同行的朋友便拉着我走到马路中间 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没有想到,开车十分钟以后,这老兄给我打手机,开口就骂我为什么没有等他十分钟坐他的车,我回答他如果要晚到,为什么不提前给我电 话,要我这赶早上飞机的人怎么知道他就会来,而他不守信用耽误我的时间干嘛没有一句道歉的话,还骂人?结果这西安的出租车司机在我手机上留下了近三十个骂 人的短信。

给 我个人留下没有诚信印象的中国城市岂止北京和西安这两个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文明古都?我不知道是不是我个人老土,不能与时俱进,赶不上中国的快速发展变化 的形势?但有一点我很清楚,在我走遍的大半个世界的许多国家和城市,我个人的经历告诉我,最不能让我相信的城市和人,就是现在中国大陆的城市和人。而我身 为一个从江西赣南出来的老表,在商务运作中最不愿意和其打交道的公司,就是中国的公司。这一点,让我这从底子到外表都是的一个纯粹的中国人,甚感痛心。

诺 贝尔文学奖得主、著名的存在文学家、法国阿尔及利亚裔作家卡缪在他一九四七年的《瘟疫》一书中说:“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瘟疫;没有一个人,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免除得了的。而且我也知道我们必须时时不断地警戒,免得我们自己在不当心的时刻把这种细菌喷到别人脸上,牢牢地感染他。 … … 而要避免这样的疏忽需要极大的意志力,永不懈怠的警惕。”

瘟疫是什么,就是我们的生活。在这里,岂不就是失去了的诚信。

是的,就算我自己是一个比较重视承诺,在朋友同事眼里也被认为是个靠得住的人,在诚信这面镜子照来,也不敢夸口说自己从来没有说过一句假话,没有做过一件失信的事,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

诚信检点我们每个人在世上的生活,我们的生活也深受周遭诚信的影响。

卡缪继续指出,我们其中有些人对瘟疫的反应过敏,以致怀疑的态度变成了人的第二天性。而歧视就是怀疑的根源。他指出,在目标如此接近时死掉,而永远都见不到 我们的所爱,长期的剥夺将无可补偿,成为恐惧瘟疫的根源。要根除这两种根源,办法只有一个,身体力行,关心身边的人和关心他人 ( 社会 ) 和永不懈怠的警惕。卡缪指出:“害了瘟疫是一件让人疲倦的事,但拒绝害瘟疫却让人更疲倦。今天世界上人人看起来都这般疲倦。就是因为如此 … … ”

但愿上帝怜悯,让我们都从瘟疫中醒来,身体力行,永不懈怠地警惕自己的诚信。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