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却嫌春色晚

前天早上起来,拉开窗帘一角看着窗外,车库顶盖、屋檐与地上均是白白的一片,没有顾得上去扫雪,但它竟在白天阳光下全化了。昨天下午,雪又开始稀稀疏疏地飘洒,便飞飞扬扬地散落在树丛枝丫上。一阵风吹来,雪花乱舞,扑到我的脸上,竟没有了往日那种令人生疼的感觉。

“新年都未有芳华,二月初惊见草芽。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

这首唐朝韩愈的《春雪》诗写于元和十年(815), 当时韩愈在朝任史馆修撰,知制诰。此诗写长安春雪,借鉴岑参《白雪歌》之意,拟雪为花,又进一步拟雪为人,于常景中翻出新意,说雪都嫌春天来得太迟了,因 而要穿庭落树为大家装点出一些春花春意来。诗里洋溢的一番细腻深微的审美意趣,倒是满符合身在北国的许多人们在这冬去春来时节的心情的。

今年冬天的雪期空前的长、雪量空前的大。同样是新年都未有芳华,同样是雪,被人眼里看到的是萧瑟和苍茫还是清新和美意,是寒冷还是飞花,完全都在乎于观雪人是拥有什么样的心情和态度。

春雪即来即化,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起许多世上的人与事,太多的时候,是一种谜:不曾料来的时候,来了;不想让走的时候,走了……

而过去的总会过去,该来的总会到来,没有发生的则意味更好的在等待着发生。

在我心里,其实更思念向往着自己赣南家乡的那早春山坡上盛开的山里红(红色的杜鹃花),但却也喜欢《春雪》诗里这份对春天之美好的守候与期待,和把白雪当作飞花的这种对生活不烦不怨的清心适意之态度。

上 周在美国的新奥耳良市,就住在大赌场对面的旅馆里。几年前到这个城市出差,虽然没有在赌场赌着玩玩,但却也进去享受了里面的自助餐,还觉得它又美味又便 宜。而这次我连进赌场里只去吃饭的欲望也丝毫没有了,甚至对旁边最热闹的街区也熟视无睹,走了一站路,到了一家中餐馆,特点了自己一人出差时候最喜欢请厨 师单为我做的往往不在国外中餐馆菜单上的晚餐(一尾清蒸鱼、一盘素炒青菜、一碗素菜汤),吃的很高兴!

十多年前我到美国拉斯维加斯这个世界著名的赌城公差的时候,有时也会在旅馆下面的赌场里玩玩老虎角子机,给自己限定五十美元的最高换角子值,全部放进角子机 之后就结束,输赢不论。那时的我,还常常为自己能够理性控制自己而自豪,也并没有觉得在有节制的情况下,有机会玩一玩、放松自己有什么不对。而今天我不但 没有去赌场玩一玩的兴趣,连踏足进去的想法也丝毫不生。其实,以前的我虽然表面上人是有节制的,但内心实际上还是被好玩的欲望冲动所控制和奴役住了,所以 忍不住最后还是要去玩,本质上人并不是自由的,也失去了自己的主动控制权。而今天的我,可以进去玩也可以不进去玩,可以进去享受也可以不进去享受那美味便 宜的自助餐,本质上实际上摆脱了欲望的奴役,有了全然的自由。真是要感谢上帝在这几年来在我人生自由观方面的帮助,也祈求上帝继续帮助我,让自己远离一切 罪的试探。

这一个月来,有一次极短暂的在北京的公务逗留。期间,知道一位多年未见面的朋友家里遇到一些麻烦事情而未了,便暗中帮助斡旋并为其祷告,相信这朋友和家人也许永远也不会知道我的知情和做为,但能效法春雪默默无声地穿庭落树为他人装点出春意,也没有什么不好。

在这纷纷扬扬的雪花里,我的的确确地在期盼着冬去春来的春意。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