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他好处行

新年过去,又开始离家公事出外,这次到了美国的休斯顿市。

数小时的飞机行程,就从一个世界空间转换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空间,一边朔风吹雪,一边绿草茵茵。

开完跨国集团公司关于新产品研发的报告讨论会,告别从世界各地而来的同事之后,独自一人走到酒店对面据说是休斯顿市最豪华的Galleria Mall室内购物中心散步。就要飞回家了,又是西方的情人节,总得给太太孩子们买点什么吧。可是在琳琅满目的一个个国际名牌店里走了一遍,实在看不到买什么好,最后还是以一盒Godiva巧克力而结束。

看到购物中心门口停车场停的好些辆包括宾利车在内的豪华车,心里想起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是二十年前在北京,在中国政协副主席、物理学家周培源老先生的北太平庄家里,周老和当时我这个小毛孩子一老一小两人足足聊了至少有45分 钟,从三峡大坝水库工程聊到中国科技的发展方向,从我导师的头发是怎样在中国政府科技代表团到日本出访谈判第一次中日科技合作协定的短短几天内变白,到知 道我十四岁上大学之后聊到我的江西赣南老乡、也是少年大学生的神童宁铂。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周老给我说,他两天前斥骂了当时的国家副主席荣毅仁先生,买了十 二辆顶级的劳斯莱斯车,虽然知道他是为了招待国宾用车而买,但周老说把拿这些买豪华车的一大笔钱用来发展中国的教育科研会有多好。周老这一份拳拳赤子之 心,让我这小子对面前这位白发苍苍、当时中国最有名的科学家肃然起敬。

二 十年过去了,不知道已故了的周老,在天有灵,知道当年他大力反对修建的三峡大坝早已被建成,人们现正在为原来没有估计到的库区环保问题而挠头,整个工程的 投资如周老所预料一样确实大大超出了原来预算;如果知道现在的中国,劳斯莱斯车已经不再陌生,而我还曾在北京亚运村饭店门口看到了停在那里的据说买到888万元一辆,还有顶级的一千万元一辆的宾利车,现在在中国的数目应该有上百辆了,心里会怎么想。

第 二件事是昨两天看完了一本韩国人秋多马(秋楠)写的《天堂是如此真实》书,秋多马说她数度被耶稣召见,耶稣带她上到天堂去亲见耶稣那为人类预备的天堂,其 中有美丽的房子,有烤鱼做食物,耶稣甚至还在天堂为她预备了一辆豪华车(不知道是不是劳斯莱斯还是宾利车)。据说该书在许多基督徒中间很畅销流行。我不敢 把这书称为异端邪说,但即使依我对基督教浅薄的了解,也看到书上的写的不少,与圣经的教导有所不符。求上帝怜悯,赐大家予分辨真假真理的智慧。

不管是二十年前的往事,还是昨日读完的书,都犹如一场刚刚发生的梦,沥沥在心,

但我很明白,此时空非彼时空,自己也不再以当年一个小毛孩子的眼光和心情来看世界。

我们都太容易作茧自缚,对很多人情事故放不下割不舍;我们也太容易严厉他我,对许多差异区别缺少忍耐宽容。

眷念是好的,然若终成了眷迷,便总是委屈;认真是好的,然若终成了较真,便成就无奈。

是以英雄才子,宛然白发屈原;是以绝色男女,亦比烟花寂寞。

而今默然地感受世界,发现人定是胜不了天的,不管是小到像自己这样从赣南一个小地方出来的老表,还是大到像让自己佩服钦仰的大科学家周培源。

纵使我们可以骄傲地说现在中国人能够办成这个事,办成那个事,但就像今年一样,几场朔雪吹来,大半个南方,立即陷入困境,叫上到总理小到民工,没法不得不重新学习怎样才是忍耐和等待。

有些时候,事情的发展是可以期待的,比如当年周老告诉我,其实即使高至于他这地位,有时意见说了也是白说,因为知道豪华车在中国一定不会不被买,而三峡大坝一定不会不建。

有些时候,事情的开始则往往毫无征兆,不知什么时候种子就被埋下,后来又渐渐发芽,有时甚至直等待花开结果的那天,也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于是有了平民百姓的宿命观点,是有点俗。

因雅者不说俗话,佛也不讲异语,谓之为缘,故一切要随缘。而有点科学知识的人,则称其为自然,千方告诫,故要顺其自然。

然这缘,又是修几个轮回才得以完满?然这自然,又是哪一个第一推动力在起作用?这些看似高雅的话,都是鬼扯。

我认为平民百姓的宿命观,大白俗话一句其实更接近真理。

只不过很多人不甚明白,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务都有定时,生命的主宰出于上帝,而每一个人的一生其实都有上帝恩典的安排。

我们谦卑地认命,但并不需要因此而不快乐;我们降服主权,但并不因此而不积极生活。

就像停在Galleria Mall室内购物中心门口的豪华宾利车和劳斯莱斯车一样,有钱人买得起高兴用,没有什么不可以。不富裕的我,能用不多的钱买一盒Godiva巧克力,也可以很快乐满足。

只不过要明白:真正的快乐,是把自己目前所拥有、所享用的一切都看作是恩典,而不是自己积聚得来。就像所罗门在圣经《传道书》上写的“我知道世人,莫强如终身喜乐行善,并且人人吃喝,在他一切劳碌中享福,这也是上帝的恩赐”一样。

只不过要明白:天堂对人生的意义,是不但可以认识掌管生命的主耶稣,而且是可以与主同住同喜乐,而非像秋多马说她看到天堂里有一辆豪华车为她预备着时的感动。

回家的航程,坐在飞机前面的商务舱的一个很大的好处,就是能有足够宽敞的空间看见窗外的天空。

清楚地知道下面地面的天气是北方多云有雪的一个灰阴天,但云层之上,从飞机窗内望外看去,是一望无垠的蔚蓝色天空,和飞机下面在灿烂阳光下发亮的雪白云海。

“朔风吹散三更雪,倩魂犹恋桃花月。梦好莫催醒,由他好处行。无端听画角,枕畔红冰薄。塞马一声嘶,残星拂大旗。”想起了这首纳兰性德的词。

日光之下和日光之上,也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而对我们,是选择为灰阴的雪天而郁闷,还是“由他好处行” 地忍耐和盼望,看到阴云之上岂止的一米阳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