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逢再见时

rysh2rysh6rysh7rysh5rysh4rysh3“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这首纳兰性德的《木兰花令  拟古决绝词柬友》,用了汉成帝女官班婕妤和唐玄宗妃子杨玉环的两个典故,描述了对人生初见时之美好的怀念和对人事变迁的伤感。词表面上写的是男女间的爱情,但从题意来看,应是以此为喻,说明交友之道也应该始终如一,相亲相爱,生死不渝。

初见钟情,再见依然,该是多么的美好。但在更多的生活现实中,却常常是初见惊艳,再见恍然,因此造就了人间许多相离相弃的故事。

上面的一切都不适合我夏日度假时到过的露易斯湖(Lake Louise)。

第一次知道露易斯湖,还是在十多年前,读罢一本用它命名的一本小说。书里的主人公情定露易斯湖的故事让人觉得情感之美丽不过此情,自然之美丽不过此湖。

后来由于工作的缘故,经常到离露易斯湖车程才一个半小时的卡尔加里(Calgary)市出差,虽然没有时间顺便去访露易斯湖,却也慢慢知道了它的历史由来。

露易斯湖坐落在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介绍为世界上51个“一生中必须看一次”的旅游胜地之一、加拿大西部的洛矶山脉段、阿尔伯塔省的班芙国家公园里,位于班芙小镇西侧56公里处。它位于海拔1731米的高山上,8000年前整个山谷被维多利亚冰河覆盖,冰河消退后便遗留下一潭湖水,在阳光下呈现清澈的蓝绿色,被誉为“洛矶山脉最美的蓝宝石”。由于湖水在夏季也只有摄氏5度,湖里的小鱼始终无法长大,因此当地的印第安人把它叫作“小鱼湖”(Lake of Little Fishes)。公元1882年时,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工程师威尔逊(Tom Wilson)先生,首次来到露易斯湖,发现此湖长为2.4公里、宽为0.5公里、深达900公尺,他把此湖命名为「翡翠湖」(Emerald Lake)。后来,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的小女儿露易斯·凯瑟琳·卡罗琳·阿尔伯塔公主(Louise Caroline Alberta)不顾自己的高贵血统与皇室的强烈反对,与平民罗恩(Lorne)相爱。婚后,维多利亚女王将他们贬黜到了遥远的加拿大。1883年人们用公主的名字正式命名这被称为“加拿大最美丽的湖泊”为露易斯湖,湖所在的省则被命名为阿尔伯塔省。现在的露易斯湖和湖畔的露易斯湖城堡酒店 Chateau Lake Louise不仅是加拿大的象征之一,而且成为著名的电影外景地。梦露的《大江东去》和成龙的《上海正午》等影片都曾在这附近取景,而李安导演的电影《断背山》情节荡气回肠,电影场景令人心生向往,虽以美国怀俄明州为故事背景,但拍摄场景据说也是借镜于这露易斯湖附近。

在这夏日的下午初见露易斯湖,当然是慕名抱着憧憬而来。也许来的不是时候,第一印象中的露易斯湖有点让人觉得盛名之下,其实难负。湖三面环山,层峦叠嶂,两侧的山峰相夹的尽头是雪白的维多利亚冰川。湖的面积比想象得小不少,干净的湖水蓝绿色,半透明般地像宝玉一般。微微细雨中,湖旁游人依然如织,听声看貌可以知道,有许多游人来自从欧洲、日本等地,也有不少中国人。虽然大家在湖旁小径上行走或照相时都很礼让,但已经习惯了不爱在人扎堆的地方呆的心里,还是感到有点烦,于是离开湖旁小径,拐进了湖畔的露易斯湖城堡酒店 Chateau Lake Louise。

露易斯湖城堡酒店历史十分悠久,最早建于公元1886年,后几经发展,目前有515间房间,约可容纳1000位客人。酒店背靠湖畔,气派宏伟。内部装潢美轮美奂、金碧辉煌。

坐 在酒店大厅里的维多利亚式湖景餐厅,透过高大的拱形玻璃窗眺望窗外。雨下得愈来愈绵密了,湖旁游人大都离开之后,一切变得安静了不少。这一拱形玻璃窗,正 好把正面远处的露易斯湖,像摄影镜头一样抓住。窗外有雪山湖水,窗内有维多利亚式下午茶点,不失为一番悦目可口的享受,但要让我这个以前口中难得说出一个 “好”字的人,要据此就承认今天见到的露易斯湖是一道绝美的风景,承认这就是“加拿大最美丽的湖泊”,总觉得离标准差了点。

第二天一早起来,直接开车去了露易斯湖附近的另外的梦莲湖(Moraine Lake)。梦莲湖也是加拿大国宝级的景观之一,在1969和1979年发行的加币20元纸钞都以梦莲湖的风光为背景。早上的梦莲湖很安静清幽,周围看不到几个人。与 露易斯湖相比,梦莲湖水更蓝,蓝得有点透明,山峦也更高,高得像一个个耸立的巨人。深灰色的十峰山山坡就像巨人身上的披风一样一直伸撒到湖底,在蔚蓝的湖 面上划出一道优雅的曲线,配上近处绵密布满峭壁山水间的针叶松和远处侧峰顶端的积雪,还有脚前整洁色艳的小独木舟,整个画面白的雪白、蓝的湛蓝、绿的翠 绿、灰的纯净,衬托出梦莲湖的小巧与静谧,令人有种惊艳的美感。

为什么在我的第一印象里,梦莲湖会比露易斯湖更美,而想象中的露易斯湖和现实之间的落差那么大?为什么同样来源于冰川的清澈雪水,梦莲湖水更蓝更透明,而露易斯湖水则呈蓝绿色,半透明的像玉一样?

这两个问题一直缠绕了我心里一整天。

下午看完了哥伦比亚冰原,又回到了露易斯湖。

和昨天微雨中不同,今天在无风无雨的天气下,半透明的露易斯湖水就像一面大镜子,两侧山峰、维多利亚冰川和湖旁青翠松柏的倒影无比清晰地折射在湖水中。这 镜子被造物主平放在一大块平地上,显得是那样的安静和从容。镜子开阔的一面面对着露易斯湖城堡酒店,其他面则被山峰夹着。两侧的山峰缓缓升高,越来越窄, 变成峭壁,延伸之后形成一道道的叠障,低的峰峦被桔黄和翠绿的植被点缀着,高的峰峦上披着缎子般的白雪冰川,直到湖的尽头。仔细看这夕阳下的露易斯湖水,竟然是有不同的颜色的。两旁的青松翠木和峰峦峭壁被夕阳切割成了一道道弧度和棱线,像是把整个空间当成了一块画布,以湖水为 中线,上下勾勒出了美丽的线条。这些线条在蔚蓝天空和白云白雪的陪衬下,以多层次的颜色交织出一幅动人的画面。这些颜色并且随着光线的强弱和观看距离的远 近而变化着。从近处看湖水是浅绿色的,远处看则是蓝绿色的,登高俯视则整个湖泊犹如群山环抱中一颗晶莹的翡翠。

从湖这边回看露易斯湖城堡酒店,水面之上和倒影之下的建筑物在夕阳下融为了一体。

依湖而立的船屋(Boathouse),据说是城堡酒店建成之前的游人歇脚地,如今边上摆放了一条条狭长的被涂成鲜艳红色的独木舟,它们静静地停泊在湖水里。

此时此刻的露易斯湖,没有喧哗扰嚷的人声,只有平静的湖水、飘渺的云雾、皑皑的白雪、幽绿的丛林和眩目的色条,人的呼吸似乎与大自然的脉搏在共同跳动着,令人恍惚感觉是在世外桃源一般。

晚上查资料,知道了露易斯湖水不同的颜色变化,原来是因为冰川的融水将冰川沉积岩(Glacial Sediment)中的细小颗粒冲刷下来流入了湖中。这些被称为石粉(rock flour)的细小颗粒漂浮在湖水中, 将阳光中的蓝色或绿色光波反射出来, 形成了洛矶山脉众多湖泊中迷人的颜色。而湖的颜色不同是与石粉含量、季节、湖深以及阳光的角度有关的。梦莲湖水比露易斯湖水更蓝更透明,而露易斯湖水则呈蓝绿色,半透明的像玉一样,是因为梦莲湖水里石粉含量更少些,而我观看它们的时间有一早一晚之时间差而导致的。

我想自己知道了,露易斯湖之美的底细。

初见和再观露易斯湖给自己留下的两种迥然不同的观感,想想看是很有意思的。

人 生若只如初见,所有往事都会化为云烟一笑,只留下初见时的期待和当时即刻留下的印象,或惊艳或失望,或深刻或淡然。而许多的开始都常常有一个意想不到的结 果,所以才耐人寻味,不管是喜还是悲,是自己或期待或憧憬,还是或回避或拒绝,矛盾和落差总是带给这个世界太多的变化和不同的人生。

过去的我,非常自信自己的第一印象的准确。初见人与物,如果印象是好的,我一直会念叨这好。如果印象是不好的,我常常会拒绝或回避再见。

也许是年龄或者阅历慢慢增长了的缘故,现在的我,不在固执着自己的第一印象。

我相信,如果自己没有这样的改变,我会在初见露易斯湖而不以为然之后,不再回顾,因此失去明白露易斯湖之美的机会。

人生若逢再见时,我不知道,如果有一天,我再次见到那些我多时没有见到故人和故地,自己会有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但我从夏日的露易斯湖之行知道,能够留住一切初时的期待或憧憬,忘却和宽恕也许有过的背叛、伤怀、无奈和悲痛,去试着在生活中发现美好,将是何等美妙的一个人生境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