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不关风与雪

(一)风与雪

星期天是一个风雪交加的日子,飞机到达美国芝加哥机场时已经是半夜,错过了最后一班去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的航班,航空公司安排了第二天中午转机,因此只好在芝加哥停上一夜。

记得上一次因气候不好而遇到飞机误点造成错过转机航班是七年以前的事了。当时的我很不开心,非常不客气地批评了航空公司的客服人员无效后,在机场上熬了一夜。

这次的急风暴雪比上次厉害多了,然而我却一点都没有不开心。甚至当知道我是唯一一位被航空公司的客服人员忘记了打印出下一班航班安排表的旅客时,我还开玩笑地逗他们:“我是航空公司的金卡会员,所以能得到特殊的服务,让你们专门为我一个人打印下一班航班安排表了!”

经航空公司给的电话介绍,在芝加哥飞机场旁边的Crowne Plaza五星旅馆住了一夜。非常豪华的房间,按航空公司的特价只花了五十四美元,值。

第二天上午在机场,坐上了上午的飞机去明尼阿波利斯市,一路顺利。

暴风雪的日子可以是平和的日子,只要我们的心里有平和的话。

 

(二)在 The News Room 里怀旧

明尼阿波利斯市是美国明尼苏达州最大的城市,与毗邻的州首府圣保罗市构成经济、文化共同发展的双子城,是美国中西部及北部地区的经济、贸易、金融、科技及交通服务中心。

晚饭是在市中心一家叫The News Room的饭店吃的。饭店的墙上和天花板装饰全是美国各地报纸旧日新闻版的复印件,饭桌上空挂着一排排电视,都是新闻台,和The News Room这个饭店的名字很搭配的。

吃饭的时候,我在想,在中国应该也可以用同样的创意,装饰成这样一个饭店或咖啡店或茶馆,把以前的旧报纸新闻版用来做墙纸,让人们可以边吃边回忆着往昔的日子,相信一定会有顾客喜欢。

也许,这样一个店,可以不叫英文的“The News Room”,而可以起一中文名,叫“忆旧厅”?

 

(三)别样的思念

春节虽然过完了,但朋友的问候还不断地来。

我的手机换了,号码没变,可是没有办法看中文,所以收到一短信,全是乱码,不知道写的是什么,但我知道是L写的中文短信。

收到了大学老同学T的电话,拜年的同时,请我帮照顾一下一位朋友的小孩。也收到了大学老同学S的伊妹儿,寄来了两张照片,但没有写一个字。而哥们Z的电子贺卡则说,在中国的大家都很想念我。

同样的思念,因不一样的人,有不一样的方式。

我也想念,即使不一定要写什么,也不一定非要让朋友知道。

教会里的“美食电影迎新春”晚会,我做了够400人吃的酸辣汤。很多人让我把方子写出来,所以有我早些天的酸辣汤菜谱。其实我平时做菜,很少看或照菜谱做,完全是看有什么现成的材料就做什么,不拘一格,现场发挥。

同意金庸武侠小说所说,真正高的剑手,是心中无剑、手中无招。我不是做菜的高手,但有效仿高手的意愿。

思念也可以是这样。灵犀相通的感应,应该即使在不言不语之中也可以达到。

这种感应,也不一定非是爱情不可。

朋友之间的情,聚首多少的成分是次要的,“一日不思量,也攒眉千度”更没有必要,也不会长久。重要的应该是相互的信任,信到深处而不须言。

那是一种别样的思念,带着平和,没有专属抑或占有的味道。

或许,当我们都已是白发苍苍之时,我们依然会记得,在过去的日子里,我们曾经给出了一颗互信的心。这颗心,在流逝的岁月里,会慢慢盛开出花朵,绽放来一股清香。

很喜欢欧阳修的《玉楼春》一诗:“尊前拟把归期说,未语春容先惨咽。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离歌且莫翻新阕,一曲能教肠寸结。直须看尽洛阳花,始共春风容易别。”

今天的思念,不关风与月,也不关风与雪的事。

One response to “此情不关风与雪

  1. 很喜欢。意境很高。带着我的思路。跟着文章进入思考。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