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是一碗方便面加荷包蛋

昨晚从美国佛罗里达州度假回来。

这个圣诞节假日是在奥兰多的迪斯尼世界过的。感谢神,让一家快快乐乐地在米老鼠、唐老鸭的老家游玩后,又平平安安地把我们带回来。

在西棕榈海滩边的一个加油站的地上,捡到一张银行卡加VISA铂金级信用卡,在机场上我根据卡上的信息给美国银行打电话,发现卡的主人SARAH还没知道自己丢了卡而报失,于是叫银行的工作人员把该卡账号给停用并告诉失主。我没有给在电话里大声谢谢我的美国银行的人留下我的名字,因为认为没有必要。愿神祝福你,我不认识的SARAH!

在机场上看《今日美国报》,有一篇文章很有意思,讲“钱和幸福”的关系。文章里说有一对美国夫妇,去年得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彩票奖,381百万美元。但太太现在说她宁愿没有得这个彩票奖。因为得奖之后,他的丈夫常常什么都不干,喝酒开车,发疯打人,进了两次监牢,没有了往日的家庭幸福。

幸福是不能用钱买来的,有钱也不等于幸福。

想起我小时候家里很贫困,常常看到父母在月末为一家的经济而发愁,有时候偶尔还因为在花钱上有不同的意见而吵架。每次这时候,就很赞同唐元稹的《遣悲怀》一诗“昔日戏言身后事,今朝都到眼前来。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尚想旧情怜婢仆,也曾因梦送钱财。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这时候我也知道,过一个清贫而幸福的生活是很难的。

而曾读过一篇让自己又感动又难过的小说,名字叫《麦琪的礼物》,是美国著名的短篇小说家欧·亨利写的。讲一对贫穷恩爱的夫妻,德拉和杰姆,在圣诞前夜,为了互送对方一份称心的礼物,妻子卖掉了引以为傲的金发,为了给丈夫心爱的金表配上一副精巧的表链;丈夫则卖掉了祖传的金表,为了给妻子买一把渴望已久的配得上那一头金发的玳瑁发梳。

麦琪(Magi),指《圣经》所载耶酥降生时从东方来耶路撒冷给他送礼物的三个贤人(中文圣经里翻译成三博士):“光明之王”梅尔基奥尔赠送黄金表示尊贵,“洁白者”加斯帕赠送乳香象征神圣,巴尔撒泽赠送没药预示着基督后来遭受迫害而死。麦琪首开圣诞馈赠礼物祝福的风俗。小说以麦琪的礼物比喻德拉夫妇在圣诞节时互赠礼物,作者说“他们就是麦琪”,表达了对男女主人公纯真圣洁的爱情的一种热情赞美和祝福。

如今在圣诞节时互赠礼物或送贺卡祝福已成了中外习惯,但在这么做的时候,可能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或忘记了这圣诞节馈赠礼物祝福的本来意思,更不要象《麦琪的礼物》里的德拉夫妇这样纯洁、鹣鲽情深的爱情和幸福了。

我想,讲幸福讲得最好的还是在《马太福音》5章3-7节里记载的耶稣讲的“八福”了:“虚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哀恸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安慰。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怜恤人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蒙怜恤。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神的儿子。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

在希伯文中,“福”(makarios)是形容一种内中藏有秘密的喜乐;一种清澈平静,不受妨害自我满足的喜乐,完全不受生命中机遇,变迁而更易的喜乐。

昨晚回到家中,电话留言机里有哥们陈伟的祝福留言,电脑里有许多同学朋友寄来的圣诞节祝福伊妹儿。马上煮了一碗方便面,加了一个荷包蛋,吃起来比这个假期以来天天在外面饭馆里的吃的东西,要好吃多了。

我知道,如果用SARAH的VISA铂金级信用卡,一定足可以让我吃个大餐,但一碗方便面加荷包蛋,对我来说,已经很幸福了。

更喜乐的是,看到小多多和小美美都握起小手,在吃方便面前祷告感谢主的样子。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