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读完旧约圣经中晦涩难懂的《雅歌》之后,读的是《诗篇》。

喜欢《诗篇》里的第1章2-4节:“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按时候结果子,叶子也不枯乾。凡他所做的尽都顺利。恶人并不是这样,乃像糠秕被风吹散。”

糠是谷粒的外壳,秕是未熟而空或不饱满的谷粒。谷物收割后,先放在晒场上晒干,进而用辊子碾压,然后用杈子向空中扬起,因为糠秕非常轻,即使微风也可以把它吹走,饱满的谷粒则会掉回地上。风除糠秕的过程为扬场。

记得在中国赣南的故乡老家,糠秕有时连猪都不要吃,所以唯一的用途就是被烧成灰覆盖在田地里做肥料,但这薄薄的一层灰肥,更常常是一阵风吹来,就不见了。

圣经里谈到“糠秕”的其他地方有很多处。《何西阿书》第13章3节说,依照自己的聪明的以色列人就“如早晨的云雾,又如速散的甘露,像场上的糠秕被狂风吹去,又像烟气腾于窗外。”,《但以理书》第2章讲尼布甲尼撒的异梦预告了历史上各大帝国的演变:梦中人像上的金头象徵著巴比伦王朝的统治者尼布甲尼撒。银胸及膀臂代表于公元前539年征服了巴比伦的玛代波斯帝国。铜腹、腰部为于公元前334-330年征服了波斯帝国,由亚历山大大帝统治的希腊和马其顿王朝。铁腿象徵公元前63年灭了希腊的罗马帝国;而半铁半泥的脚则意表罗马帝国的衰亡,它被分裂成不同大小的列国。人像各部所用之金属种类意表各王朝的强弱。最后“金、银、铜、铁、泥都一同砸得粉碎,成如夏天禾场上的糠秕,被风吹散,无处可寻。”

糠秕是无用的,必须除去,谷粒才可食用。能被风吹散的糠秕般生命或国度都是短暂的,没有根基,虽然自由但却没有意义的生命或国度。

米兰。昆德拉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L`insoutenable legerete de l`etre)一书中说:“最沉重的负担压迫着我们,让我们屈服于它,把我们压到地上。”“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成国最强盛的生命力的影像。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它就越真切实在。相反,当负担完全缺失,人就会变得比空气还轻,就会飘起来,就会远离大地和地上的生命,人也就只是一个半真的存在,其运动也会变得自由而没有意义。那么,到底选择什么?是重还是轻?”

糠秕般的生命就是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象徵那些没有信心的生命,没有方向地随风飘荡。

相反地,充满信心的生命,就象饱满的谷粒,也如树栽在溪水旁,得到滋润,可结出丰盛的果实。圣经所应许的“凡他所做的,尽都顺利”,并不表示就是我们甚么都有,并不表示就是我们不会有失败或没有困难,也并不表示就是我们永远有健康、财富和快乐的保证。这里所指的顺利,是当神的智慧,如同我们生活中不能缺少的水分一样,被吸收和应用在我们的生活中的时候,我们的生命就会结出好果子,让我们获得神的嘉许,让我们的生命每天都丰丰满满。而这样扎根在溪水旁结果子的生命,贴近大地,真切实在,不再有沉重的负担压迫。

二年前在青岛,我见到了和有十四年没有见过面的过去的一位学长兼老乡和哥们,我们两人专门到青岛市最好的一家赣菜馆吃家乡菜。吃饭时候分别说起各自在事业生活上的情况,有很多感慨。学长在青岛事业上颇有名气,但依然和过去一样朴实,和我一样,对那些灯红酒绿、你来我往的中国生意场上生活不感兴趣,认为那样的生活也许可以短暂给自己身体带来放轻和松快,但不能长久和没有意义。真不愧为吾老友也!丰满简单的生活和友情,加上又简简单单的一顿家乡菜,让我们真开心。

我们都无法承受轻,因为轻过后便是什么都没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