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黍离》今译

《诗经·王风·黍离》是一首描写西周故都镐京的荒凉景象、抒发诗人强烈故国之思的诗。《黍离》为《诗经·王风》首篇。镐京原本是西周的都城,因为幽王荒淫无道,导致了夷狄犬戎的入侵。犬戎攻破镐京,杀死周幽王。平王东迁洛邑,建立东周。镐京饱受蹂躏,化为灰烬。郑玄《毛诗笺·王城谱》说:“《黍离》,闵宗周也。周大夫行役至于宗周,过故宗庙宫室,尽为禾黍。闵周室之颠覆,彷徨不忍去,而作是诗也。”后以” 黍离之悲” 、” 黍离之痛” 作为感叹国家衰亡的典故。

《黍离》是《诗经》的名篇。如果不囿于先儒附会的东周某一大夫宗国之思的教化说,不难看出亦为行人所作。《黍离》由景物起兴而抒内心忧苦的机杼,三用叠词“离离”、“靡靡”、“摇摇”,以自然的音声来传达情思,加强气氛,是《诗经》作为上古诗歌的典型的朴素而有效的手法。

[竹官《黍离》今译]

那黍子一片连一片,那高粱初生了新苗;我徘徊的脚步是那么的沉重缓慢,内心起伏不安。理解我的人,知道我心忧;不理解我的人,还以为我作何寻求。遥远的苍天啊,是谁使昔日的王宫变成了荒丘?

那黍子一片连一片,那高粱抽出了穗头;我徘徊的脚步是那么的沉重缓慢,心思醉酒一般。理解我的人,知道我心忧;不理解我的人,还以为我作何寻求。遥远的苍天啊,是谁使昔日的王宫变成了荒丘?

那黍子一片连一片,那高粱结出了果实;我徘徊的脚步是那么的沉重缓慢,心底抽泣不已。理解我的人,知道我心忧;不理解我的人,还以为我作何寻求。遥远的苍天啊,是谁使昔日的王宫变成了荒丘?

《黍离》原文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彼黍离离,彼稷之穗。行迈靡靡,中心如醉。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彼黍离离,彼稷之实。行迈靡靡,中心如噎。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
黍,叶线形,子实淡黄色,稍大于小米,熟后有黏性,可酿酒、做糕。古代专指一种子实叫黍子的一年生草本植物 [broomcorn millet]。其子实煮熟后有粘性,可以酿酒、做糕等。

稷,今称高粱,不粘,如稻米有粳糯一样。黍亦名秫,用来酿酒。稷为饭稷,稷用来祭祀。离离,庄稼茂盛而整齐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