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之约

位于五大湖区边上的多伦多(Toronto)这个加拿大最大的城市的名字来自于一个印地安语,意思为“相会之地”,指“两河交会的地方”。

有朋友自中国来和我在多伦多相会,自然我要驱车带他们去号称世界7大奇景之一的尼加拉瀑布(Niagara Falls)。

小时候学习地理曾为了尼加拉瀑布要不要加上一个瓜字而困扰,实则发音相近的尼加拉瓜(Nicaragua)这个国家在中美洲。小时候也常常搞错把尼加拉瀑布说成是世界最宽的瀑布,实则该名誉应属于位于南美洲巴西与阿根廷边界的伊瓜苏瀑布(Iguassu Falls)。而尼加拉瀑布(Niagara Falls)在离多伦多市区只有90分钟车程的美加边境,位于伊利湖与安大略湖交界间的尼加拉河上,是全球水量最磅礴的瀑布。“尼加拉”这三个字是印地安语“响声如雷”的译音。

尼加拉瀑布形成于一万两千多年前,上游是海拔174米的伊利湖,下游则为海拔75米的安大略湖,尼加拉河水从伊利湖流往安大略湖的途中,遇到了一个55米高的尼加拉断崖的地层落差。尼加拉瀑布不是一个单独的整体,而由位于美国一侧的落差为55米、宽328米“美国瀑布(American Falls)”、“新娘的面纱瀑布(Bridal Veil Falls)”和位于加拿大一侧的落差675米、高57米的新月状“马蹄瀑布(HorseshoeFalls)”所构成。清澈碧绿的伊利湖水以每秒3万5千立方公升的速度气势磅礴、雷霆万钧般地倾注到安大略湖里。飞流直泻,白练千条,水雾团团,正如明代文学家张岱的赏瀑名诗所写:“银河堕半空,摇曳成云雾。万斛喷珠玑,百丈悬练素。”

正在向朋友介绍着尼加拉瀑布时,一道七彩虹霓忽然拔地而起,悬在横跨尼加拉河的彩虹桥(Rainbow Bridge)上空。朦朦水雾中,彩虹对映着白茫茫的飞瀑和两边山崖上的红花绿叶,让人有种如入仙境的幻觉。

也许是来了太多次的缘故,我对尼加拉瀑布瀑布的景、势、威和声早已习惯,没有了当初那种觉得超凡脱俗和壮美如画的感动,但少见的彩虹的出现在让朋友心情大喜的同时也使我陷入了沉思。

想起了英国浪漫派诗人威廉·华兹华斯(1770-1850)的那首诗《每当我看见天上的彩虹》:

My heart leaps up when I behold
A rainbow in the sky:
So was it when my life began;
So is it now I am a man;
So be it when I shall grow old,
Or let me die!
The Child is father of the Man;
And I could wish my days to be
Bound each to each by natural piety.

每当我看见天上的彩虹
我的心就雀跃欢喜
初生时即如此
今虽成年而此情不渝
我愿它长存到老
不然我宁愿死去
孩子是人生的起点
我愿生涯的每一个日子
都贯穿着那纯真虔诚的心

从这首诗歌提取出一句“The Child is father of the Man”就是经常被教育家和教师们在各种场合经常引用的一句格言:“孩子乃成人之父”。在中国也有人把它翻译成中文谚语:“从小看大,三岁看老。”或“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话表面听起来充满矛盾,孩子何可以成为大人的父亲呢?许多中国的翻译和教师们因此牵强附会地解释说,这是英语中的常常有的paradox“似非而是”的论点,同时因为诗人认为孩子从未接触过庄严的思想,而本性的神圣却不因此而逊色,外表柔弱,心灵却伟大。人成长後学懂世故,心灵受到污染便会失去童真,以及接近上帝的机会,所以儿童不可小觑,成人不必自负,成人应向小孩子学习,而孩子的智慧甚至可以成为大人的启发。有人更有甚之,说这句诗对应着老子《道德经》的话“天下有始,以为天下母。既得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复守其母。没身不殆。”

其实这里的“The Child”是借用了Jesus Christ耶稣基督。圣经里说上帝之子耶稣基督是上帝道成了肉身的形象,这形象和圣灵与上帝三位一体自古存在,而上帝造人的时候是首先按照这肉身的形象来造的。马槽里降生的耶稣虽然是个婴孩,但来自天堂,“上帝的荣光”降临在摇篮边,而这婴孩的形象可以追溯到当年上帝造亚当时候所对照的样子,因此“The Child is father of the Man”。

岁月可以推移,见到彩虹的兴奋心情不变。华兹华斯一定想到了上帝与人类的第一个约:彩虹之约。立约是圣经里时时出现的重要题目。上帝与挪亚,与亚伯拉罕,与以色列民(借着摩西),也与大卫,先后的立约。每一个约皆有更美好的应许,直到基督降临,上帝与人另立了新约。旧约圣经里,上帝以彩虹为记,立约不再以洪水毁灭世界。“我把虹放在云彩中,这就可作我与地立约的记号了。”(创世记9:13)上帝晓谕挪亚和他儿子说:“我与你们和你们的后裔立约,并与你们这里的一切活物, 就是飞鸟、牲畜、走兽,凡从方舟里出来的活物立约。我与你们立约,凡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灭绝,也不再由洪水毁坏地了。”“我与你们,并与你们这里的各样活物所立的永约,是有记号的。我把虹放在云彩中,这就可作我与地立约的记号了。我使云彩盖地的时候,必有虹出现在云彩中,我便纪念我与你们,和各样有血肉的活物所立的约,水就不再泛滥毁坏一切有血肉的活物了。虹必现在云彩中,我看见,就要纪念我与地上各样有血肉的活物所立的永约。”(创世记9-17)

而彩虹正是上帝荣耀的形象:“下雨的日子,云中虹的形状怎样,周围光辉的形状也是怎样。这就是耶和华荣耀的形像。”(结 1:28)圣经中说神就是光,光经过雨滴的折射就变成了彩虹。如果我们信了上帝,就得著生命。上帝把彩虹放在天上就是与我们生命的约定,神要每一个生命发挥他的潜能,活出生命的色彩来。今天,地上的秩序和四时仍保持著,旖旎的彩虹更提醒我们上帝是信实、守诺言的。上帝慈爱的眼目垂看着每我们一位,他爱惜人和生灵的生命,永不撇下我们。

以前我常常不能理解,在1803年拿破仑之弟Jerome Bonaparte携新娘来尼加拉瀑布共度蜜月之后,为什么后人会竟相效仿,让临瀑成婚蔚成了一个至今的风俗?雄壮的尼加拉瀑布之地为什么会被许多人视为温柔之乡,为什么尼加拉瀑布会有“爱情瀑布”之称?为什么彩虹桥(Rainbow Bridge)会被称为“爱情小径”?

今天站在瀑布前和彩虹下,想起华兹华斯这首诗,我顿时领悟到了这些爱的虔诚用意:河水的清澈洁净、飞流的浪漫多情、瀑布的永不枯竭、上帝的慈爱恩典、彩虹之约的永恒祝福,可不好似人们对完美爱情的由衷希冀?

也曾记得我们有约,约在爱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